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对话】天津诗人田放
2014-05-01 01:06:46   作者:刘旭锋   来源:   评论:0 点击:

她的性格豪爽直率,她为人耿直,她的诗老道熟练,她的人品在天津诗坛堪称一流,她是谁,她就是天津著名女诗人田放,多年的生活经验,铸就了一位伟大的女诗人!(刘施文、光双龙)



写意的太阳

------我眼中的田放
文\刘旭锋

 
“十年后,你绝对是中国诗坛的一颗明星。”她左手拎在半空,右手端一碗酒,绘声绘色地讲着。三年前的那个冬天,在天津老土炕,对着一群作家,田放这么夸了我一句。正是这一句豪放的盛赞,让我记住了田放这个栩栩如生的人,之后,我认真阅读了她的一些文字,逐渐对她有了一种特殊的认识。
三年前的津门之行,是到目前为止,我唯一的一次留步天津。小时候,父母总说“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去天北京上海看看。”这里的“天”就是“天津”。在父母眼里,我能通过学习,走出山西,去一次天津、北京和上海,就算给他们争光了。三年前那个冬天,我在天津参加一个诗歌活动,也成了我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天津,地域并不大,却是中国北方最早对外开放的城市之一,它以其独特的魅力,成为一代国人的向往之地。就是在这么一块土地上,我认识了诗人田放。
田放的爽朗和豪放,就像一曲京韵大鼓,清脆,厚实,外张内敛。她的诗歌,多以四五行分段,多达六七段成文,这个特点,和她的性格不谋而合。从而,形成了她浩大的叙事场景,清晰的表达视线,跳跃的意象维度。她的诗歌,散发着厚重的语言力量,读其文,便觉心头有一股力量扑来。诗歌的内在要素,情感性是第一的,文字要以情感为载体,突破心性的约束,展示生活,描写生活,感悟生活。这一点,田放做得很到位。她把自己的感情,转换为澄净的文字,像一个个气球一样,升腾起来,放逐在理想的心空。这种美学思维,提升了文字的可靠性和可读性。
我认识,田放和门罗有些相似,门罗把自己的少年时期、中年时期、老年时期的故事用短篇小说表达了出来,从而获取了更多可读的价值。田放的文字与其类似,她把自己的感情生活、理想生活、现实生活用诗歌编制出来,达到了真实性和艺术性的合一境界。
读一段优秀的文字,其实就是在和一个优秀的作家对话。当一个作家的内心,充满对未来的期望,对生活的渴盼,那么他的文字无形中就会流露出对美好的意念,这种心态,我将其称作“美学的再造心理”。田放,诚如这素描的概念,无限地创造着心中的美。
一个活在当下,又能对未来充满思考的人,是快乐的。“当下”,教会了我们收集经验,取长补短;“未来”,给了我们理直气壮的勇气和无所畏惧的幻想。这二者的存在,就像地球和太阳,互不影响,又彼此依存。田放的诗歌创作,诚然将两者有机结合,从文本层面跳出来,立足生命和生活的层面,不停地书写自己和自己的情感。
她是一个敢于面对自己的人,2007年,她以一首长达298行的长诗《我为为什么选择了离婚》结束了自己压抑的婚姻。又经过1000多首爱情诗歌的砥砺,最终抵达新的爱情驿站。在爱情的力量鼓舞下,她曾以每天20首情诗的惊人创举诠释理想,解释自己,释放心绪。敢于面对自己,才能更有勇气去别对生活。田放极尽传奇式的书写历程,激励着身边的年轻人,也感动着数不尽的生活的读者。
有的人,虽然一生只见一面,但会永远记在心里。无论以后,我和她是否会再次相遇,但她的写作方式和生活方式,已经深烙在我的心中。她是女儿国里的一颗太阳,从立木成树,到茁壮生梦,再到如今的太阳花开。她以一个诗人的姿态,行走在自己的疆域,用爱和被爱的辩证,勾勒着一幅丹青、素雅、简单、漫长的画卷。
 
备注:田放,本名田桂荣,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会员,天津诗社执行理事,先后在北京师范大学、南开大学等高校做《人生与成才》的励志报告,曾走进天津人民广播电台与市民分享诗歌人生。著有《太阳树》《太阳梦》《太阳花开》《太阳之光》四部诗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对话】中国玫瑰滑盈欣
下一篇:【推荐】编辑风采:高晓东《静然的美丽》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