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对话】中国玫瑰滑盈欣
2014-05-01 01:02:14   作者:刘旭锋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中国玫瑰————我眼中的滑盈欣宁愿让爱情的玻璃刺穿自己真实地痛一次---------摘自滑盈欣《爱情像玻璃一样刺穿自己》文 刘旭锋见过滑盈欣的人,定会记住她细腻的情怀,没有见过的,应该抽时间去天津转一转,说
中国玫瑰
————我眼中的滑盈欣
 
 
宁愿让爱情的玻璃刺穿自己
真实地痛一次
                            ---------摘自滑盈欣《爱情像玻璃一样刺穿自己》

文\刘旭锋
 
    见过滑盈欣的人,定会记住她细腻的情怀,没有见过的,应该抽时间去天津转一转,说不定,就和她路遇街头。《初吻》之后,苏菲玛索便成了法国人心中的“玫瑰”。如果你读了滑盈欣的《我是一支黑玫瑰》,你一定会觉得,中国也有一支。
    中国的东西和外国不同,中国人对玫瑰的感觉,也和外国人不同。在法国,爱情是广场里的坝坝舞,谁想跳,谁就能跳;而在中国,爱情则是黄昏时分,上海姑娘旗袍上的一抹绛紫红。
    滑盈欣出自绝对的书香门第,父亲是著名作家滑富强,妹妹滑卫红是《蓝盾》杂志的编辑。今年,天津作协第四届代表大会上,父女三人同时露脸,成为媒体的一大亮点。中国有句古话“有其父,必有其子”,用在滑家,名副其实。
    滑盈欣的诗歌,全部都是爱情题材,读她的文字,仿佛就是在读我们自己的爱情。于是,我和身边的朋友开玩笑说,滑盈欣是中国玫瑰。
    玫瑰是世界的普通话,它的寓意可以打破国界、打破种族、打破信仰而统一。而滑盈欣的笔名“玫瑰晓桦”,正好破解了她的诗歌在读者心中的秘密。一个人能全身心怀揣纯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们常说,某个时候,我们都会爱着爱着累了。能坚持用情诗来表达生活的人,我看只有她。
    情诗,曾在上个世纪风靡一时,成为年轻人的恋爱圣物。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上个世纪的人,还没有今天这么浮躁,这么虚伪和这么矫揉造作。用情诗来表达爱情,是一件浪漫的事,因为,文字是高雅的,诗歌是朦胧的,处于渴望爱的人们的心是迷离的。这几点集合到一块,就是情诗的内在美。
    如今写情诗的越来越少,当然,写情书的也越来越少。如今,真挚地去爱一个人的动机也在逐渐减少,我不知道,如今的人,不爱人,到底去爱了啥。
   滑盈欣的诗歌,主要有两个特点,动情和朴实。情动于心,发于外,真诚的感情,能让人起到共鸣,受到感染。而朴实的文风,则是一个作者写作态度的印证。从文字里就能读出一个人的人品,她的蕙心兰质,通过文字,展示出来,让人如沐春风。好的文字,不仅是创作技巧的堆砌,也包含真情实感。那些包含人类朴素感情的文字,总让我们,过目不忘,余音绕梁而不绝。
把滑盈欣的文字仔细读了一些,深受感动,总不由,催动我的泪腺。品读她的文字,就感觉在咀嚼葡萄,酸甜,又有些湿意,这恍如一风吹来的秋天,硕果累累,又不乏几分凋零。人,总是如此,一边心酸,一边高兴。
诗如生活,漫长中夹杂短暂,唯美中渗透忧伤。一个活着的人,本质上就是一场诗歌。于是,有人用心写,有人用时光涂鸦。
    滑盈欣说“我要你尽情狂欢,醉倒在我的怀里,然后挑出三个字符,组成我爱你。”如果那个她心仪的人听到了这些歌唱,是否会回眸,放声读出自己的心跳?
    有多少人,会去读滑盈欣的情诗,我认为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喊出了对爱情的渴望和自由。千百年走来,既红硕,又贞洁的中国的玫瑰,只剩她一支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对话】著名学者孙玉良
下一篇:【对话】天津诗人田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