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发现】郁岩:在文字上沉睡的狮子
2015-04-17 15:46:42   作者:碎月文化   来源:雨梦阳光工作室   评论:0 点击:

本期“发现@作家”特推出90后文学新锐郁岩,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文学世界。


 

【作家档案】
    郁岩,原名俞慧龙,江西上饶人,90后诗人、作家、编辑。被誉为“最称职的诗歌传承之手”,在文字上“沉睡的狮子”。现为《碎月》杂志主编,雨梦阳光工作室(即雨梦阳光文艺社)创立者兼负责人,莫逆文化传媒公司签约作家,《当代校园文艺》杂志执行主编,《当代校园文艺》签约作家,《当代文学精品选》执行主编,《青年文星》系列文选第一期名誉副主编、第二期副总监,中国青年文学互助联盟理事会委员兼编辑部部长,中国文学联合协会副秘书长,《燕赵文学》杂志签约作家,《莫逆》杂志文字总监等。曾任《少年时》杂志文字总监,南昌工程学院校报文艺版编辑。作品散见于各类报纸杂志等刊物。
    曾以《一场雨雪霏霏的诗宴》获中国草叶诗人新诗大赛一等奖,身份名列《中国草叶诗人名人录》;散文《秋日小札》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三等奖,并再获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代表作评选二等奖,入编《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代表作全集》;获有“2013年度中国高校校报好新闻” 通讯类三等奖,“2013年度江西省高校校报好新闻”通讯类一等奖;曾担任首届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评委;为安徽第一门户网站“万家热线”专栏作家;被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编委会、北京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授予“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百杰”称号等。
 
作家访谈
记者:你好,可否先讲讲笔名郁岩的由来?
郁岩:当初取这笔名的时候似乎给了它非常多的含义,不过现在想起来,有些也已经不重要了。“郁岩”这个笔名留下来的那些寓意应该就是这三点吧:1.谐音“预言”“寓言”。何为寓言?而我又可预言什么?以此来扣问自己,同时又作为一种内在的支撑。 2.本姓俞,所以取用谐音而又有着更多含义的“郁”作为笔名之姓。不是忧郁,而是郁郁葱葱,是文采丰盛,是香气浓烈。 3.岩,象征着坚韧,是对于信念的一种执着。
 
记者:为何喜欢写作?从资料了解到你如此喜爱写作是和你父亲有关系的。父亲是从事什么职业?为何会给你这么深的影响?
郁岩:有些感情必须得到某种形式的抒发,所以我选择写作。就像我也爱花、爱大自然的所有美好的事物,这些都是在不知不觉间形成的品性,只是因为喜欢这样的一种存在,喜欢写作也是这么一回事。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它的了。也许是潜移默化所致。我的爸爸是农民,但是年轻的时候他也文艺过,也算是十足的文艺青年,偶尔也会写写东西,很爱看书,每次看起书来都近乎痴迷。这无疑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就是在他的感染下,我渐渐走上了读书写字这条道路。可惜的是,爸爸并没有实现他的文学梦想,俗话说“子承父志”,虽然这不是全部原因,但是可以说这也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它催促着我往“作家”这条路上走。
 
记者:第一篇发表的作品是在哪里?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何会想去发表自己作品?
郁岩:是初中的时候,发表在《时代青年》上吧。不过这也并没有对我产生什么影响,甚至毫无意味。因为当时真的只是出于小打小闹的念头,并没有真正想过要投稿,要发表自己的作品。所以,那次之后也就没有再投过稿,而且也因为家在农村,那时还没有网络,投稿是通过邮局信件来进行,况且还不能获得什么投稿的渠道,因此这也成为了一件麻烦事,并不利于我朝发表作品这方面上的发展。
写作是为了抒发情感,记录一些必须记录下的存在,而这些同样是需要与人分享的。想要发表作品,最大的动机就是这,希望与更多的人分享自己所写下的心情,所记录的故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记者:据了解你是从高中以后才开始进入创作阶段,什么萌生了你大量创作的念头,也就是说写作不再仅仅是你闲暇打发时间或者是为了完成作业、任务的一种方式,而真正成为你的爱好,生活的必需品。
郁岩:出于苦闷,出于孤独。这两种情绪状况应该是最适合写作的吧。而高中的时光,往往就是这种情绪的催生剂。也就这样,渐渐多的写了起来,越写也就越喜欢,渐渐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依赖。
 
记者:来大学前,你就以手抄的形式整理出了两部诗集——短诗集《天堂开始流浪》和格言体小诗集《苇丛风起》,它们分别收录了你什么时期共多少篇作品?
郁岩:《天堂开始流浪》主要是2008年-2011年的109首短诗,而《苇丛风起》集中创作于2011-2012年间,它是类似于《飞鸟集》《繁星》《春水》类的作品,一共收录了365节小诗,刚好是一年的天数,随手捏来,信笔而书。
 
记者:为何会选择现代诗这种题材去进行创作?易于抒发情感,抑或?
郁岩:易于抒发的确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其实我一直更偏向于写作散文或者小说作品,但是这些都需要比较多的时间,但是高中学业繁重,这是很难实现的。可是又非常想写点什么,所以为了“偷懒”,就选择了写现代诗,既抒发了情感,又不需要太多时间。以我自己的写作状态来说,写一首诗是很快就可以完成的。
 
记者:从诗中可以看出作者温柔的性格,对未来的期望,淡漠的忧伤,这与现实中的作者是一致的多么?还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郁岩:是这样的吧。这些以前写下的作品,反映的的确是这样,温柔的性格,对未来的期望,淡漠的忧伤。但并非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那些情感的的确确是存在的,甚至极为强烈。不过现在有了改变,我的作品应该有了更多的方向。展现出的应该和之前的大不相同了。
 
记者:听说你最近有整理好了一部诗集《我的火焰,在水中点燃》,并且还在创作随笔集《一个人的纯白时光》,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作品与以往存在差异?
郁岩:嗯。已经不是以往那种面貌。而趋向于更多的可能。有了更多的表达方向。
 
记者:都说创作源于生活,你在不大的年纪,却有比同龄人细腻的情感,请记者你是如何积累所谓的生活经历的?通过旅游还是读大量的书物,或者通过其他方式?
郁岩:通过阅读以及行走。有一句话很喜欢,表达的就是我的一种理念,“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
 
记者:了解到你身兼多职,创办了《碎月》电子杂志,又是多家杂志的重要编辑,同时在学校还担任校报四版编辑一职,平时也有很多课程,你是如何在学习、工作、生活和这些“事业”上寻求平衡的?
郁岩:其实,对于这我也很头疼。因为有时真的会觉得很忙,很累。但是,总需要找到一个解决方法,我觉得这些事情总有轻重缓急之分,所以每次都是先解决重要的,在去应对其次的。分出先后,分出轻重。以求达到较好的处理。
 
记者:那么,现在的你是否达到了自己满意的状态,如果没有,你觉得你还欠缺了什么?
郁岩:郁岩案肯定是没有啊。很不满意自己的现状,想要有更大的突破。致于欠缺什么,我觉得挺多的,以至于一下子想不起来。嗬嗬。
 
记者:你有种深深的责任感。像是找到了人生价值。但有时我们也会有这样的疑惑,比如自己要走的路一直没找到,感觉自己就快泯然众人了。你会有这样的困惑吗?
郁岩:我们一直都是众人里的啊。不是泯然众人,而是我们的努力都是为了超脱于众,找到自己的生存点。
 
记者:专访的最后,记者一下你目前的人生定位吧,你的人生定位是?
郁岩:坚持自己的路吧,不苟同于世。
记者:做到哪种程度呢?
郁岩:遗世而独立,也足拥天下。
 
 
【附相关信息】
近期主要经历:
  2014年初凭《一场雨雪霏霏的诗宴》获中国草叶诗人新诗大赛一等奖,身份名列《中国草叶诗人名人录》,同期在中国诗人网被推荐为“中诗新星”。
  2014年2月,作品入选中国文联出版社《中国当代诗人情诗集萃》。
  2014年3月筹划创办《碎月》电子杂志,并担任主编;同期成立雨梦阳光工作室,工作室以雨梦阳光文艺社名义加入意林文盟。
  2014年4月,加入合肥莫逆文化传媒公司,成为莫逆文化签约作家。
  2014年5月始,担任《当代校园文艺》杂志编委,后兼任美编,并担任《当代文学精品选》副主编。为《当代校园文艺》杂志签约作家,于该杂志第四期被评为“诗星”。
  2014年6月始,担任中国青年文学互助联盟理事会委员兼编辑部部长。
  2014年6月,散文作品《秋日小札》获北京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中心、《诗潮》杂志社主办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三等奖,并再获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代表作评选二等奖,入编《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代表作全集》。
  2014年9月,担任首届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评委。
  2014年9月,担任《青年文星》第一期名誉副主编。
  2014年11月,升任为《当代校园文艺》执行主编,并担任其主办单位中国文学联合协会理事。
  2014年12月,合肥莫逆文化传媒公司主办杂志《莫逆》筹划第二期制作,担任文字总监。同期,担任《青年文星》第二期副总监。
  另于2014年分获“2013年度中国高校校报好新闻” 通讯类三等奖,“2013年度江西省高校校报好新闻”通讯类一等奖。
  2015年1月,评为“《当代校园文艺》杂志2014年年度诗星”。
2015年3月,成为安徽第一门户网站“万家热线”专栏作家。同期,被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编委会、北京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授予“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百杰”称号。
2015年3月下旬,成为《燕赵文学》杂志首届签约作家。
2015年4月,担任中国文学联合协会副秘书长;担任《当代文学精品选》执行主编。
 
相关作品:
辑有待出版诗集《天堂开始流浪》《我的火焰在水中点燃》,微诗集《苇丛风起》,散文随笔集《一个人的纯白时光》等。
 
作品摘选:
《秋日小札》
是哪一个昨天,哪一个熟悉的小镇,当微风在覆满古藤的桥上休憩,我记得你——秋天。那时涟漪也已疲倦,我瞥见你的姿影翼翼掠过初平乍静的湖面。而你的容颜,是那天空的蔚蓝,妆抹着淡淡的云白。
柳条上,原如千万翡翠珠玉般悬挂着的柳叶,陆续在清淡的阳光里悄然滴落;却不待我浮现出一贯的忧伤,即已为漫漫河岸铺盖好温情柔和的叶儿床。落叶铺地,于我的情趣与审美,无论怎般都是动人且美丽。
由此忆起家乡。在家乡的山野,那秋日的风情,倘若远观,是绝对难以领略到一二的。因为地处江南的缘故,那前山后峦放眼望去,便依旧如夏日般,片片青郁。而若你肯学一回古人,怀捧一次登山访秋的逸致闲情,迈开你那已许久未嗅泥土芳香的步履,决然悦然踏入深林,那么你,又大可深深领受到这隐藏着的酽酽秋意。
秋以风之抚摸,为寂地深林延展着沉厚而妙美的柔情。身处深林幽谷,泠风是必不可少的,而时序浓秋,风中所携之物之舞自然亦是必不可少。灰、褐、棕、黄,凋零之枯叶,在缕缕秋风中翩翩舞动起这些淡黯而成熟的色彩,使其死之悲凉,转眼幻为生之喜悦。倘若终于舞倦了,也只是在一场风的停驻中,缓缓于树根草茎之旁安然躺卧。秋日之鸟本已不多,山林便仅仅偶有几声鸟鸣,跟随着过客的微风空灵地飘过,而那音符又往往邈远,有如隔着无数个季节。
有时烟雨,秋水长天,即会遇上一只或成双的曼妙的鹭鸶,初于临水处彳亍徘徊,转眼却已仙乎悠然飞远。追望其渐隐于茫茫长天的白影一点两点,无意间便觉之秋意更酽。而这也正是充满美妙与柔情的秋意,仍是无一凄凉与荒芜之感。
家乡的秋,实在无止于此,然而此刻我的眼眸,却已匆匆将我的回忆从脑海中勾扯而出。
水面生凉,天高云淡,我凝眸于眼前的秋日渐欢。牵牛花在朝霞的笑靥里旋舞而转,蜿蜒的藤蔓没有直挺的篱栏,却将天蓝的花朵嵌进了秋的梦幻。于是,秋意满了天地,甚至凝结了清沁的空气。每一朵秋日绽放的花儿,都是秋的精灵。当淡红纯白的木槿,在稀落的紫薇残瓣周围敬畏地盛开,我瞥见你的发丝微微飘曳,哦,你这样的一个秋天。继而木樨花的郁香四溢,整个的校园,便仿佛你的欢笑在如湖水般荡漾涟涟。而等到木芙蓉粉色的笑脸,隐匿了你的笑靥,你便悄悄走进了静谧的树林小院。
树林因你的垂怜,而有累累果实的熟稔。顾想至此,我即又回到了记忆的深渊,想起孩时的小院,那是姑妈家的果园,橘柚柿枣,青青橙橙的,在歪倒的枝条上挂满。小时候,每至此时,便会有姑妈盛情的邀约,于是往往择日即与堂兄表姐相伴而赴。守于树下或攀上枝头,都是抓来果子便先尝为快,有时竟会倚在枝桠间不忍下来。尤是青枣树,在树上总有种安家的心动,仿佛自己正是一只于此归巢的鸟儿,不愿离它而去。或倚或坐,枣树上的我目光流动,一旦瞅见看似可口的枣子,便毅然欣然,涎然伸手摘之……
缓缓想起旧时看过的几句颇为应时的诗:“当秋天的太阳斜在日晷仪上/我乃为你这归来的人/采撷新熟的枣子。”姑妈家的果园已经多年不曾踏足,那满树的果子,正不知熟了几回,又空等了几回该来的人。而你,这样的一个秋天,却携着回忆踌躇而来。
秋雨凝露,想来也是可爱。在一场秋雨一场寒里,我们多少可以领略到岁月的流转与沧桑。秋雨又往往迷蒙,宛若春雨,所不同的是“天街小雨润如酥”,春雨是润泽了一花一草,而秋雨却是催老了一木一叶,“秋雨梧桐叶落时”。因而秋雨总营造着一种凄迷的境况,然而却也不至于惹人烦厌。在这样的日子里,憩于室或游于外,都是惬意。窗外秋雨淅淅沥沥,漫漶了远方近处的任一风景,世界迷迷蒙蒙,像极了一首绝美的朦胧诗。雨中漫游,举目张望,则清凉柔静之感,正不知何时早已潜入寸寸肌肤,便更是一首契入心田的抒情诗了。
秋日清晨,露珠于草叶之端透亮着微小的梦境,而此刻若有雾,则这一微小的梦,便仿佛尽可以做到地久天长了。秋晓又正多雾,深浅浓淡,于这粒粒露珠,总是相宜……
是哪一个昨天,哪一个熟悉的小城,当微风微雨在回忆与眼眸里缱绻,我记得你——秋天。那时的世界,在时光里找寻一首清雅的诗篇,而我从未想过,此时正在那首诗里,为你写下这一篇小小的札记……于是你,这样的一个秋天,是否再也不会走远?
 
《太阳》
我写下你的名字,以一种舞蹈的形式
犹如你在跳舞
犹如你光着脚丫在跳舞
尘埃在你的裹挟中
同样起舞,如同你的奴仆
 
地球是一粒大的尘埃,一粒小的尘埃
用孤独的蔚蓝色
抱紧我。我多渺小?
行走多久,才能远走他方
 
太阳,太阳
我在夜里窒息,而在黎明里复活
照亮我,照耀我
如同照亮地球,照亮城市,照亮我眼中的叶子
照耀我,照耀我
当年的阳光下,我是你的帝皇,我仍一无所求
 
《影子》
有时夜色如同一只野兽
饥肠辘辘,吞下所有的云朵
再用上千只眼睛看向我
虎视眈眈,盯着,瞪着
 
有光的时候,我落下我的影子
将这片微小的尘埃亲吻
告诉它所存在的意义
告诉它被人所爱同样值得
 
我知道我的影子,终将成为石头
只是风来不懂,雨来不明
你在这里站立多久,也一样,不问不顾

相关热词搜索:碎月,文学,90后,郁岩

上一篇:【对话】霍虎勇:作家要敢于发声
下一篇:余丹夏:写作助我挺直腰杆,破茧成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