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发现】山西90后作家:赵伟
2015-01-12 17:30:00   作者:钟音编辑部   来源:赵伟   评论:0 点击:

本期发现作家栏目,强力推出山西省作家协会最年轻会员,90后新锐作家赵伟。一个阳光帅气,诗歌,散文,小说都涉猎的全能写手。读他的散文,你会读出青春里的暖意,读他的诗歌,你会被他成熟的思想所折服!他在用作品说话,用作品赢得尊重和认可,让我们一起走进他的文学!


【作家档案】 赵伟,笔名轻过清尘,山西右玉人,1993年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朔州市作协会员,朔州市诗词学会会员,现就读于天津广播影视职业学院,很多作品被文学网站论坛收录,有散文作品入选《中国2013年度全国90后先锋作家作品精选》,《疯狂作文》新星星座作者,新课程作文导报校园专栏作者,《安徽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作家,90后文学新锐,《星河》文学社第三任社长,《天广》文学社社长。
 
【作品发表】作品见于《黄河》《文学月刊》《北京诗人》《新作文》《疯狂作文》《才智》《心情美文》《美文》《青春美文》《求学》《当代教育》《新课程导报》《朔风》《中学生优秀作文》《少年月刊》《中国校园文学》《散文诗》《羊城晚报》《梧桐花》《金牌适读》《台湾好报》《朔州晚报》《北京青年报》《中国老年报》《铜陵晨报》《铜陵日报》《北海日报》《内蒙古日报》《大丰日报》《高要报》《苍梧晚报》《钦州日报》《天涯诗刊》《杯水诗刊》《新诗刊》《新诗会》《马邑文学》《星诗界》《齐鲁诗歌》《海韵诗刊》《初雪诗刊》《刀锋·自在诗歌》《长风诗刊》《夏都文学》《马邑诗词曲》《西口文艺》《天津诗网刊》《诗作·诗刊》《诗网络》等报刊杂志。

【获得奖项】

1.曾获山西省《中华魂》读书征文活动三等奖
 
2.第十一届放胆作文大赛二等奖
 
3.第十二届放胆作文大赛二等奖
 
4.第十三届放胆作文大赛二等奖
 
5.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动漫作文大赛二等奖
 
6.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动漫作文大赛三等奖
 
7.第二届全国青少年动漫作文大赛优秀奖
 
8.《文华杯》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三等奖
 
9.“中国梦·美丽朔州”网络征文大赛三等奖
 
10.“中国散文诗人-中国校园作家大奖赛”提名奖

11.第二届“新一代”文学作品大奖赛二等奖,以及众多诗歌奖项
 
【出版书籍】
 
1.美文集《青春一路花开》
 
2.散文小说集《那季落花不悲戚》
 
3.散文集《相逢雨季,转身花期》

【散文精选】


灯掩茶凉,我们温暖遗忘
 
     1
    从南锣鼓巷出来,我还是晕头转了向。手心里的奶茶摇摇晃晃地失去重心,总感觉四周人的目光带着疑惑,我也在想,你不在的两年后,为什么还会如此怅然若失。
    颤抖着给你发信息,站在陌生的街道,我不知道从街口出去会是何方。站在风里凌乱了很久,还是将未写完的一行字彻底删去,是的,我得坚强,靠自己才能走到天亮,这是你曾告诉我的。
    一个人拍天安门城楼的影子,对焦定格以后,照片上空荡荡地少了一张笑脸。我散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心不在焉地走着。没有人再去注意我是否喜欢小摊上的编织纪念品,三个月前,在我决意彻底将你忘记时,把你曾在这里送给我的雕刻手链顺着天桥抛下。现在它们再度出现在我眼前,但是,毫无意义。
    此时,我和你坐拥两城,这是我第二次游览北京。宽阔的马路,除了匆匆穿行的车辆,就剩下被冷空气席卷过后的荒凉了,我的眼眶红红的,不争气地说,我还在想你。
 
         2
    天津和北京只隔着短短三十分钟的距离。坐在高铁明净的窗户口向外张望,野草枯荣着漫向远方。曾经的我,总是患得患失,而现在不一样了,我一个人找到了进站口,一个人拖着满满的行李箱上车,一个人拍下了这个城市的最后一片红叶。
我曾想,你离开时义无反顾。会原谅我的任性,原谅我的坏脾气,原谅我对这个世界毫无防备,都成了最荒唐的谎言逝于风中。和你在一起时,我并未期许自己的流年平静如水,但是希望留一份主观去应对易碎的感情。事实证明,我失陷了自己,对爱,孤军奋战,最终,丢盔弃甲。
    有时,我竟会可笑地回到我们初识的地点,站在楼梯的拐角处看那些俏皮的留言,想我无数次都扎不好的马尾,想你路过时脚步的匆忙。天空在任何季节都飞舞着风筝,它们像孔明灯一样被写满美好的心事,只是,属于我们的风筝,失散了,或者根本没有出现过。那年,我们像极普通的情侣一样,牵手,拥抱,行走,仰望,憧憬未来,也克服脚下,被好友捉弄,也被他们祝福。但我始终没有去想,有一天,我们会形同陌路,会把从未有过的伤害,看得那么不可原谅。
我始终不喜欢天津的冬天,因为它来得太快。仿佛夏天打了一个盹儿,就被寒冷攻陷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没有刻意去记录何时添衣加物,或者根本不需要。我还记得那条水蓝色的围巾,经由你送给我以后,就成为了我最钟爱的礼物。那个冬天,我紧紧地把它扎在脖子上,宁可勒得喘不上气,都不会置之不理,因为那时我感觉,你送给我的就是春天,是倾城笼罩的温暖。
    良久,我站在衣帽店里手足无措。曾经那样温柔的水蓝色现在看来亮的刺眼,我刻意避开那明晃晃的丝织物,去寻找自己喜欢的颜色。可是,我却忘了,自己到底喜欢什么色彩,白色?红色?或者毫无生机的灰色。
    冷风过境,站在铁青着脸的站牌下等公交,被仓皇上车的人挤掉了匙扣。我没有再像当初一样把它看得珍贵异常,丢掉自己身上最后一点属于你的痕迹,我很清醒,也很平静。
 
                 3
    两年的光阴放大很多了尘事。我始终形单影只地行走,每到过一个地方,总要记录下发生在当时的情景,哪怕是一个细微的相遇。曾经以为,感情沦陷以后,我会像一个败血的细胞一样,干瘪到对生活无望,但是当我回首看到自己经历的点点滴滴后,又发现,明媚总像隐藏的情怀一样,呼之欲出。
    曾在中途看到你空间的心情,你说,最忧伤的过错,就是轻易地与你错过。我想,你还是和当初一样文艺优雅,也许你没改变,你还是一如既往地敢爱敢恨。可是,我却不行了,我丢掉了你曾亲自宠溺大的优越,暗自在心底培植了悲戚,我在你春和景明的幻景里疼痛着清醒了,并且清楚地明白,幸福虽远,我在路上。
    对于未曾回复你的问题,我现在只能坦诚。你问,我是否舍得就这样放下。我说,如果不舍,当初就不会放手。其实,你和我一样,都明白我们曾那样刻骨铭心地相爱,我们曾那样心无旁骛地坚信未来,我们也曾那样旁若无人地相依相偎。曾经,你是我最亲爱的,同样,现在,你是我最亲爱的曾经。
    电影院散场以后,我一个人深入夜色。
    也许城市的黑暗已经不会让我面露难色了,我相信会踏平路上的波折,是因为,你曾那样温暖地告诉我,不必害怕,只有依靠自己,才能走出真正美好的天亮。
    看到广场上再次飘扬的五彩风筝,我还是很坚定地相信,爱过你,是我最晴朗的心事,因为天晴,我们都能看到影子,影子都微笑了,我们有什么理由悲伤。
 
                  4
    从商场出来,一个人拎大大的一包东西回来。走到门口,大娘眉开眼笑:好有力气的姑娘!
    我微笑着给她留下了一包巧克力。然后快乐道:喏,那是超级无敌大力丸,多吃点哦,大补。
    回到屋子,利索地把一大堆东西分装整理,然后把我们俩的合影换掉,一个笑得很残忍的姑娘,就安静地站在岁月的中央了。当初吵闹着爱你,现在安静地爱自己,我们一样,拥有了爱情以外的力量。
    好友唤着收被子,才想到今天是很温暖的一天,天气预报说要下雪,但是雪花迟迟未来。铺好床,能嗅到难得的阳光味道,刚泡上一杯醇香的好茶,闺蜜吵着一起去自习。
    晚上回来,天果真落了雪。没有星星的夜空,却能看到闪闪发光的荧亮。在这轻盈的妙曼里仰望,脸庞落了雪,温柔恬静。我们原本就是比季节更强大的存在,谢谢轻轻路过的你,我学会用勇敢的心,等待灿烂的天明。
    回到屋子,空气里洋溢着淡淡的清香。用清水敷过脸后,安静地坐在书桌旁。
    笔落以后,灯掩茶凉。
    在这暗香涌动的夜晚,忘记亲爱的你。你也一样,请掩上我们共同的记事本,温暖入梦。春风过耳,流年里,查无此人。



【诗歌精选】

         《寒潮》

拥有一片火炉的人 不是我
我的资历与水准难以背负冬日的渴望
也许不能 相提并论
电线杆 排风口 痛经与失眠同样悲哀
此刻 我想停留
想让年轻的心 随着不安蛰伏成六月的花瓣
 
这样多好
我的亲人 成群结队地变暖
太阳的光 有些晃眼 终究
不能让水果的汁液燃烧成坚强的骨骼
 
我想在还未年老的时候 花些时间
想想受寒的人
想想老巷深处的猫
一半沧桑
一半温暖
 
 
         《朔风》

世界仅仅为一些短小的句子悲伤着
长篇大论的人 依旧在保持冷静
与夜的深处 枕着下落不明的暗恋
一朵枯玫瑰就能浮躁一公分人生
 
我们该想想 下雨还在晾晒的被子
想想常咳不止的身体
想想朔风洗干净的浊浪
想想长椅困顿的星星
 
雪花是先于冬天来临的
暮色依旧让回忆的青年人心疼
我们 从冬天离开吧
从走进一朵花开始安慰
直到 琐碎的心事被安静的河流
一点一滴打碎 一寸一尺覆盖
 
 
       《转角》

多少飞起的羽毛才能推翻
一个荒淫的国度 洪水进入子夜的河床
为夜半钟声找寻一艘登不上的客船
外婆老了
巡夜的人老了
南墙的仓鼠老了
动感的旋律走不出失恋女子的心
越虐心才越生活
 
明月不再三国的风水里沽名钓誉
唐诗匆匆淡出了少女的明眸
转角
一个帝国老了
总有谁的梦 还十分干净
在时间安静的时候 悄悄亮起
 
 
       《夹缝》

坐坏的板凳割伤了屁股
先粗浅地排除这是一种报复
俗世的眼光 总是切割了太多习以为常
好多人  清清白白地陷入了漩涡
父母的争吵 延续到时间静止
唇枪舌战灭掉一个和善的王朝
柴米油盐总能捣毁尊严
而这语言 又太卑微 说不出什么
 
被生活的影子绊倒
头颅撞破腊月的窗棂
如果 春天进来
疼的既非肉体 姑且灵魂
 
 
       《莲花》

第一次临幸这活的颜色
大悲的千叶手拉开三更微凉的雨音
坐于禅 并听荷寂寞
滴水观音献出一半暮色
冬天的雨 要比夏天更得宠一些
清醒的人总该在风口浪尖上
磨亮一些性格
炎炎夏日从鼓膜窜进一个人疼痛

 
 
 
 
(责任编辑:刘肖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对话】《齐鲁诗歌》总编李圣涛
下一篇:【对话】霍虎勇:作家要敢于发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