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发现】年华若诗——顾彼曦
2014-12-17 22:27:58   作者:钟音编辑部   来源:顾彼曦   评论:0 点击:

推荐语:当别人将作品的深度伸向思想,他却毅然把笔墨泼向带着疼痛的村庄,父母是他笔下永恒的主题,他用诗歌治愈伤痕,用散文温暖亲情,仿佛他的才华除了发泄心底的感触,剩下的都用来感恩,他就是青年作家顾彼曦!(刘肖旭)



作家档案:顾彼曦:1990年生于甘肃,现居住于西安,作品见于《星星》《美文》《延河》《意林》《文苑》《散文诗》《诗选刊》《上海诗人》《诗歌月刊》《山东文学》《天津诗人》《佛山文艺》《中国校园文学》等百余家刊物。入选《2011中国年度最佳诗歌》《2012年中国最佳儿童文学》《2013中国校园文学精选》《2013中国散文诗选》《2013中国高校诗歌·排行榜》《2013中国高校小说·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已经出版个人作品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风的少年》《年华若诗》等。


诗歌作品精选:


◆与父亲书
 
时隔两年,与父亲在一个叫临江的地方
相遇。说起这个地方
我们内心深处都有一条疼痛的河流
这河流,让我从那时开始就背负起一生的骂名
而父亲的眼泪冻伤了那日的黄昏
 
比起两年前,他有太多的地方
我只能用心去描绘
我该丢掉一个男子应有的气概
保持对爱人的衷情,为他写下这首诗
我该在他面前痛哭几声
 
两年的时光,像鳞片一样剥落
父亲老了。染色剂已经无法掩饰住他的沧桑
每当听到别人夸他生了两个争气的儿子的时候
他流逝的青春,重新点燃了昔日的激情
我多想拥抱父亲。像抱着爱人的呼吸
拥抱住他一生的苦难与眼泪

 
◆母亲喜欢煤油灯
 
母亲喜欢煤油灯
大概是因为她出生的时候
只有一盏煤油灯在夜里带着她来到世上
母亲出生后也和一盏油灯一样
清贫。守望着乡村的鸡鸣狗叫
 
母亲出嫁的时候,外婆给她盖上了头巾
在一盏油灯下
她隔着头巾流下了一滴滴眼泪
后来母亲生下了我
凌晨四点,一盏煤油灯又让我重复了她的过去
 
村里已不用煤油灯好多年了
长大后的我,好多年都不在母亲身边
听弟弟说,母亲床头边还准备着一盏煤油灯
她已经适应那种微弱的光芒
像掩饰着她内心从未散去的孤独与惶恐
 
 
◆死亡增添了过多的牵挂
 

今夜该我守候你了
所以你用不着迁就,不必担心半夜醒来
大大的屋子里空荡荡的。气息孤独
脚尖很冷,心已开始走向死亡
给你按摩,得让自己变得轻盈如蝶
轻轻一按,肉就塌陷了下去
一不小心,食指和拇指摸出了那些骨头的样子
如果不认识你,我一定会很害怕
你说你不怕死,就怕死了不能再醒来
 
◆寻找
 
几经周折,终于在车站
等到了你。好像你已走失了多年
消息陈旧,送信的马儿客死他乡
你出现的那一刻,激动、愤怒
眼泪总算在该流的时候流了下来
人人都在否定自己。否定时间
否定贫穷是唯一的宿命。你也一样
带着火车,穿了那么多城市,依然没有忘记
做个守本分的农民工
都说不该让你独自一人回家
如果你真的走失,我想会有很多人后悔
比如脾气暴躁的父亲;比如爱埋怨父亲的我
比如地下的爷爷有知,泪水也会湿透坟茔前的土粒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失忆的河》
下一篇:【对话】《齐鲁诗歌》总编李圣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