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威娱乐 > 正文

【发现】90后新锐作家:占金国
2014-10-22 13:21:34   作者:钟音编辑部   来源:占金国   评论:0 点击:

他立志为纯文学奉献终身,他用自己的能力创建了(中国)淘漉诗社,并创办了属于自己诗社的刊物《淘漉诗韵》,他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学生自强之星”,他就是90后新锐作家:占金国。(刘施文)



个人简介:

占金国,山西大同大学中文系学生,来自湖北黄冈,为班级宣传组织委员,曾任校学生会新闻中心干事、院学生会通讯部部长。高中自主创办报纸《淘漉》,大学期间创办纯文学社团淘漉诗社,办有实体诗歌刊物《淘漉诗韵》,现为诗社社长兼刊物总编,合肥莫逆文化签约作家,兼职于陕西中耀弘集团,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成员,拟加入大同市作家协会。爱好写作,散文、诗歌作品发表于《大同晚报》《山西大同大学报》《新诗刊》《天涯诗刊》《光线诗刊》《东坡文艺》《高中生学习》《感动人生》《半路听雨》《月影风荷》《初雪》《倾城色》等报刊杂志,曾获得第四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同比赛的第五届二等奖、首届梦不落杯创作大赛优秀奖,多次获得学校举办的各类征文比赛奖项,大学期间先后获得“先进个人”“优秀共青团员”“三好学生”“优秀见习员工”等荣誉称号;学习优秀,多次获得各类奖学金。走上文学道路后,致力于坚持纯文学,传承诗歌文化。

占金国:坚持在纯文学道路上的90后

    在商品经济大潮的剧烈冲击下,社会竞争日益激烈,纯文学的境地愈来愈尴尬,纵观其现状,可谓举步维艰,残酷的现实无疑表明,纯文学这条路不好走。尽管如此,依然有众多的文学爱好者坚持在这条道路上,其中不乏新兴的90后青年,出生于1992年的占金国便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走上文学道路后,在现实中深深领会到纯文学的境地,渐渐地将坚持纯文学、传承诗歌文化作为他的的文学目标,并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份坚持。
占金国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张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的脸,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个子不高,身躯瘦削,面庞清秀,初一看,便知是文弱书生。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书生小子,他和他创办的淘漉诗社以及刊物却在圈内有着不小的名气。

高中时期自主创办第一份学生报纸

    在高二时,在朋友的建议下,占金国联合其他几位同学创办了所在高中的第一份学生自办报纸《淘漉》,报纸名称取自刘禹锡名句“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其行为得到语文老师的大力支持,报纸最初的选稿和发行定位于在所在班级赠阅,从第二期便开始扩展到五个文科班,不少理科生也争相索要阅读。报纸总计出版12期,后因其进入高三备考关键时期,报纸无人继承而不得已停办。
    他说:“这次办报经历为现在的坚持纯文学事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让我获益匪浅。如果没有创办报纸《淘漉》,或许就没有今天的淘漉诗社。”

偶然结识业余作家,开始踏上文学道路

    在2013年春天前,占金国并没有真正踏上文学这条路,至多是被老师和同学们夸奖其文笔好,仅仅为参加作文比赛或作文考试才进行一些创作,获得过第四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在同比赛第五届中获得二等奖。直到在微博里偶然结识业余作家李文臣老师,被其二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创作精神深深打动,从此开始向李老师学习,拜其为师,听从“多看,多写,多练”的教诲,进行有意创作,坚持着“我手写我心”的创作理念。 第四届中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
    他在其文学圈子里渐渐得到大家的认可,先后受邀参加首届山西90后文学交流会和第五届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但他说,常常会被人称为诗人或是作家,但很反感这个称呼,因为深刻体会到,自己真的不够格,万不可用自己的浅薄侮辱了诗人或作家这个高雅的词汇。



创办诗社和诗刊,坚持走纯文学道路

    2013年12月初,占金国收到高中班主任发来的《淘漉》报纸电子版,这时曾经的淘漉梦再次被点燃,已经走上文学道路的他毅然决定将淘漉梦延续下来。于是,在2013年12月8日,一个新兴的纯文学社团--淘漉诗社诞生了。 与诗刊获赠者合影
    他说,当初创办诗社意图很简单,就是团结一批文学爱好者在自己的周围,多结识一些文友,而且坦白地说或多或少有虚荣心在作怪。但后来却渐渐发现,现在的文学圈子乱象丛生,比如很多文友借着出书名义打着版面费、助销费、自费等各种名目收取作者的费用,少则几十块,多则几百块甚至过千过万;各种各样的文学协会借着文学的名义收取会员费、档案费等,说到底却是为了自身利益--金钱或名声。另外对于一些文学初学者,苦于无处投稿与发表,写作的热情得不到激发,创作积极性得不到鼓励。鉴于此,诗社不收取社员费用,免费为其提供文学平台,并且创办实体诗歌刊物《淘漉诗韵》,以刊代酬。
    通过自筹资金办刊,不收取作者任何费用,在陕西90后公益人士康远飞及其公司的帮助下,《淘漉诗韵》成功出刊,首印500本,刊物大多免费赠阅给诗歌爱好者,目前第二期刊物即将出版。据了解,纯文学诗刊《淘漉诗韵》属大同大学首本学生自主创办的诗歌读本。占金国打造的淘漉这个平台不仅为诗歌爱好者提供了一个交流和发表的平台,同时为纯文学的坚持也做出了他们自己的努力,因而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与好评。知名作家、文艺评论家、文人画家孟庆龙曾特别撰文《文学依然是迷人的风景》(发表于《潍坊日报·今日坊子》和中国作家网)赞誉其为纯文学做出的贡献。

组织举办各类文学活动,投身公益

    创办诗社和诗刊后,占金国多次举办一些文学活动,并渐渐将公益文学也引用进来。在其文学事业成长过程中,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与鼓励,他希望借助淘漉这个平台能将纯文学做得更好,以此来回报社会对他的帮助。他认为,公益文学应当极力避开金钱的腐蚀,避开商业的侵害,尽力打造一片纯净的文学天地,传播正能量,所以他从未打算用诗社或刊物来为自己盈利赚钱。 首届淘漉杯感恩主题征文大赛获奖者合影
    为了促进家乡文学的的发展,激发学生的创作积极性,传递大爱,在2013年寒假期间,他联系到家乡蕲春四中的山岚文学社,组织发起了首届淘漉杯感恩主题征文大赛;为鼓励诗歌创作,挖掘培养新人,组织发起了首届淘漉杯最美短诗大赛,并且打算接着继续办下去,大赛活动得到多家媒体的宣传报道,受到广大诗歌爱好者的好评。
    在得知溪缘书阁正在组织爱心图书漂流活动,他主动联系到活动负责人,承诺每期刊物都会提供一定数量作为爱心图书漂流给贫困山区儿童,为解决他们读书难的问题做出一份努力。
占金国表示,他只是想趁着大学有时间,青春还有激情,趁着自己还有那个心劲,就尽力做些有意义的事情。纯文学的道路上,不止他一个人在坚持,他相信纯文学的前途还是光明大道。
 



占金国代表作品:

【诗歌】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趿着一双露出脚趾头的草鞋,
穿着一件吊满破片的大风衣,
戴着一顶插几根稻草的毡帽。
流着脏兮兮的口水,
拿着粘糊糊的瓷缸,
傻乎乎地笑着。
突然,我破口大骂,
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
毫不在意旁人的指点,
骂完,我又傻呼呼地笑了起来。
我是个疯子,我才不管这些傻子怎么看我呢。
 
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就可以无忧无虑,
想上天就上天,上天去摘颗星星,
想入地就入地,入地去舀孟婆汤。
我活在我的臆想中,
漫步在这广阔天地间,
过着我的逍遥快活。
天马行空,没人给你收路费,
万里驰骋,没人给你设障碍。
我享受我的疯癫癫生活,
我只用活在自己的世界。
 
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我就可以变成莫言,变成路遥,
变成川端康成,变成马尔克斯,
甚至变成美女作家蒋方舟。
我徜徉在高密东北乡,原西双水村,
我踉跄在雪白的岛国,加勒比的马孔多。
没有闲愁都几许,
没有半夜凉初透,
没有双溪舴艋舟。
 
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我现在就可以站在屋顶嚎叫,
宣泄心中万千愤怒与哀伤,
我狂叫着,怒斥着,
直到一群人把在天台的我狠狠地揍一顿,
然后拖着满脸满嘴流血的我,向垃圾堆走去。
我从肮脏的垃圾堆缓缓爬了起来,
痴痴地笑着,嘴里还在流着殷红的血。
 
假如我是一个疯子,
只是,只是,
这是个假如。
我还很正常地活在这个周遭。
也许,也许,
我真的成了一个疯子。
那时,我:
趿着一双露出脚趾头的草鞋,
穿着一件吊满破片的大风衣,
戴着一顶插几根稻草的毡帽,
……

【杂谈】自主办刊出路在哪里?
 ——记《淘漉诗韵》创刊历程
 
    在艺术被商品经济大潮猛烈冲击而渐趋商业化的今天,纯文学日益低靡,甚至处于被边缘化的尴尬境地,这给坚持纯文学自主办刊的我们带来极大的困难,由此便引出一个我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自主办刊出路在哪里?
    有人说靠拉赞助,有人说靠国家相关部门扶持,众说纷纭。然而靠赞助并非长久之计,赞助再慷慨也不会无止境地支持下去;想要从国家相关部门获得资金支持,那更是难上加难。走上自主办刊这条道路,其实我也很迷茫,不知道自主办刊出路在哪里,我们这些自主办刊的该去向哪儿?
    当初为了延续“淘漉”梦,毅然决定创立淘漉诗社,那时的兴奋激动之情,就像是捡到了一块金子那般激动。每天斗志昂扬,激情饱满,忙的不亦乐乎,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饭点,处于一种亢奋状态。最初《淘漉诗韵》本打算做电子杂志,无需成本,约稿函发出几天却发现电刊根本吸引不了大家的眼球,考虑现实情况后,决定转战实刊,做一本我们自己的诗刊杂志。于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摆在我和杨静静、程语惜、余辛未等几位诗社骨干成员面前——自主办实刊想法极好,但是资金从何而来?那时我们的思想还很单纯(现在怀疑是不是打鸡血了),想着就是我们几人凑也要凑出资金来打造属于我们的诗刊。带着这份激情,我试着拟写了一份《淘漉诗社拟打造实刊<淘漉诗韵>资金筹划案》公布在空间和博客,没想到收效还不错,得到很多朋友的支持,半个月左右时间,便收到各界资助款项2000余元。我感动于大家对诗社以及我个人的信任,虽然相识于虚拟的网络,依然有真情在,自主办实刊还是很有前途的,对诗社未来充满了信心。当然,2000元对于出书,简直是杯水车薪。(这批资金后来用于邮寄样刊及诗社其他发展用途,结余资金作为诗社资金积累。)
    之间也试过找相关行业的朋友看能否为我们实刊提供支持,无果。偶然的机会,从朋友那里得知陕西五威(现更名为陕西远飞集团)老总康远飞是位热心于90后公益文学的有为青年。虽早已在微博里结识了康总,但未曾聊天。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向康总说明来意,他说需要考虑几天。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常厚着脸皮去问他考虑得如何。不到一周,康总终于回复,答应免费提供《淘漉诗韵》创刊号500本的印刷及装订服务。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当时在知道这个消息后,还特地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留念。(心里一直很感念康兄,他为90后文学贡献太多,我们都看在眼里,不曾忘记过。没有他的无私赞助,淘漉创刊不会这么顺利。)
    创刊号征稿从去年12月12日开始,31日截稿,历时不到一个月,便收到了全国各地诗友的500多首诗歌作品,其中不乏小有名气的诗人作家的投稿。经过编辑部严格筛选后,只留下了160首优秀诗歌作品。征稿选稿工作都做好,便是排版了。由于没有寻得专业的排版编辑,只能是我这个对排版不在行的二把刀主编亲自操刀,用最简单的Word进行排版,再转化为PDF格式文档,期间执行主编杨静静帮助我许多,一点一点教会我很多之前不知道的电脑知识,解决排版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另一位执行主编程语惜也常常给我鼓劲,让我体会到我们这个诗社的团结。为了赶进度,上完课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接着做排版,常常是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工作到深夜两三点,虽然很累,但看着诗社的成果立马来精神,这应该就是梦想的力量。请朋友做的封面设计以及我做的排版经过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几近定稿,却也接近年关了,康总称年里不再接大的印刷单子。此间因在家无网不方便,创刊之事一度搁浅。直到2月底来学校,才将此事重新提上日程,终于在经再次修改后将创刊号全部资料交与康总,由其助理具体负责印刷装订等。
    在等待出刊的日子里,为了给创刊号面世打好前战,成功收集了近百条社会各界为《淘漉诗韵》创刊所撰贺词。其中有著名诗人、知名作家、国家机关干部、杂志主编、企业老总等。经青州女诗人高原推荐,成功邀请到一代怀亲大师、中国当代著名诗人桑桓昌老先生和知名小说家、文艺评论家、文人画家孟庆龙老师担任本社顾问。二人为创刊发来贺词,孟老师还为创刊号撰文、题词、作画,以表他们对年轻人梦想的支持和鼓励。
    今年的3月23日,500本《淘漉诗韵》创刊号终于邮寄到学校这边,就像是自己的孩子经过漫长的十月怀胎终于出世了。看着那一堆整齐划一的书本,心里五味杂陈,明媚的阳光终于洒进来了。
经过一天多的整理,终于在收到书的第二天下午,和社员小凡一起去邮局将第一批116本创刊号寄与作者、编辑及其他支持淘漉人士。本打算将余下的书刊售卖,为第二期及诗社的发展积累资金,然而理想的花朵被现实浇了一盆凉水,购买者寥寥无几,不到100本。甚至有一人发出质疑之声,称“既然是公益文学,为何不免费发放?”随着诗社的不断发展,我们的创社和办刊目的也趋向于走公益文学道路,坚持纯文学,为90后诗歌爱好者提供一个发稿平台,增进诗友相互之间交流。质疑者言外之意无非是我打着公益文学的幌子谋一己之私利。我不能去责怪质疑者,他没有经历过自主办刊,就不会明白其中有多难。面对质疑,我只想说:清者自清,无需解释,不解释便是最好的解释。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若真是借办刊谋私利,必然过不了群众这一关,我也不会得到如此多文友们的大力支持。
    为了将创刊号打出去,意欲向校方申请在校园内举办一次义卖活动,抽出一部分售书款捐助残疾儿童,将文学与公益相结合, 传递正能量,弘扬精气神,也是 将康总的爱心事业传递下去,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爱的温暖。然而在和学院领导说明此意后,并未得到更多的支持,也未收到明确的回复。学院都未重视,去校方申请之事只能暂时搁置。本以为学校会大力支持学生进行文学创作,支持文学事业,原来只是自己过于乐观。这其中有创刊号自身原因,没有正规书号,无法在市场进行流通,只限于爱好者之间交流之用,学校估计也是不想冒这样的风险。 虽然第二期《淘漉诗韵》正在征稿中,但资金却还未到位,而且投稿数量远不如第一期,如今已是四月份,却只收得100多首诗作,也许是创刊号的新鲜劲已过。接下来的形势不容乐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这便是自主办刊初期的窘态,没有资金,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
在这个深夜回味《淘漉诗韵》创刊历程,写下这篇文字,不是抱怨,也不是炫耀,只是在记录成长,淘漉的成长,个人的成长。创刊的个中辛酸只有我们这些为其奋斗过的淘漉人才明白,以至于我对那些问我投稿是否有稿费的陌生人很是生气,谁能明白我们的艰辛,自筹资金已是很艰难,又如何支付得起作者稿费。比起那些要收取版面费的刊物,我们免费赠送作者样刊,已是尽了最大努力。
    当初是想趁着大学还有时间,趁着青春的激情还在,为文字梦奋斗一次,为文学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但现实的骨感,让我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自主办刊,出路在哪里?无钱,寸步难行。以前以为文学与金钱是绝对对立的,文学沾上金钱,就会变质。但现实告诉我们,没有资金的支持,文学便是一纸空谈,只能烂在肚子里;没有金钱的支持,作家只能是喝西北风,不久也得弃笔从他了。离开金钱,文学和作家都没法玩转,这便是赤裸裸的现实。
虽然有很多人都在支持淘漉诗社,支持我个人,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这杆纯文学的大旗还能扛多久? 我不知道我们自主办刊的出路在哪里? 继续找人赞助,抑或寻得相关部门支持,都只是未知数。
    这只是一个亲身经历过自主办刊人的创刊点滴经历,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正在努力寻找一条自主办刊的出路,坚持纯文学,坚持公益文学。公益文学需要大家的积极参与,纯文学需要大家的共同坚守,没有社会的关注和支持,自主办刊的境地将愈发艰难。愿社会在不断发展前进的同时,也能拿出一点空当留意一下纯文学的境地,给纯文学的坚守者们提供一个舞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推荐】会员风采:李璐《你最终将成为谁》
下一篇:【发现】李鑫鑫:坚持做用文学传递正能量的使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