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美散文 > 正文

天津青年诗社桃花园采风作品展
2013-04-10 15:32:00   作者:杨韵   来源:   评论:0 点击:

天津青年诗社桃花园采风作品展 每年的三月末四月初是桃花开放最繁华的时候,一到这时,天津红桥区桃花园里的游人络绎不绝,用人山人海比喻也不为过,2013年4月1日上午十点,由天津青年诗社秘书处组织,诗人、天...

天津青年诗社桃花园采风作品展

       每年的三月末四月初是桃花开放最繁华的时候,一到这时,天津红桥区桃花园里的游人络绎不绝,用“人山人海”比喻也不为过,2013年4月1日上午十点,由天津青年诗社秘书处组织,诗人、天津青年诗社社长胡庆军,诗人、天津青年诗社秘书长岳兵,诗人、天津广播电视报编辑部主任张久森,诗人刘槐伤,天津青年诗社副秘书长、《钟音诗报》主编光双龙,天津青年诗社成员、《钟音诗报》编辑浩风以及天津某职业学校90后诗歌爱好者王广飞、叶慧慧、孙宝睿到天津红桥区桃花堤采风!
      现将诗人采风完之后写出来的作品贴出,请博友给予指导与支持!谢谢!

 天津青年诗社秘书处              
2013年4月6日               

    
    疼

       文/ 杨韵
桃花在桃花园里
显得很美
我在想
游人看桃花时
看的是它的什么
那么
当桃花落地时
你是否听到一种声音

感到了


 
  春语
      文/ 叶慧慧

素颜着青衫
春日犹疏懒
粉蕊露微含
新燕两对半
回眸不见君
细语复呢喃
莫愁无春柳
花颜漫堤岸。

 
  春日采风
     —红桥桃花堤
          文/王广飞

盛世桃红万事新,
河畔堤岸绿草荫。
渔人坐看斜阳暖,
无奈顽童戏水深。

 
    桃
      文/ 岳兵

每年的桃花
毕竟会瞬间
凋落  第二年
又会重生
一个个非常细小
花开花落的
轮回
每年花期
我都会准时
伫立于
堤畔

 
                                                                                 春游桃花堤
                                                                                     / 刘槐伤
       来游桃花堤,三月草色新,往来拥车马,相携有乡亲,长堤不见堤,桃花覆如云,近看花正好,粉面和风薰,小蜂枝上舞,好鸟花中鸣,间有迎春花,点黄衬红霞。小哥意迷离,小妹怨气生,恨不桃花样,丛中弄姿忙。曲起亭榭满,墨客骚人痴,只见桃花艳,不知仙下凡。
       花下古运河,波光郁粼粼,多少前朝事,默成水中金,我今沽酒行堤上,谁与唤得小唐来,神游八万里,酒干三千壶,桃花问我醉可否,我问桃花酒卖无,前人不知今日乐,江山复留后人愁。

 
                                                          桃花染红的春天
                                                                             文/ 胡庆军

        三月的风,轻轻一吹,便笑开河堤上桃花。在微峭的风里,游人的乡音,被桃花的清香,洗得干干净净。
        桃花留住的心情,装扮着万里春光,被一声声爽朗的笑,淹没。
       阳光通过花瓣泄下,满坡的桃花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如晚霞片片、白云朵朵,花瓣舒展着、鲜艳着,深红、粉红、浅红、洁白……每一朵都似少女的脸。河面上仿佛有烟淡淡的升起,转眼间消失了,在桃园间缓缓地走着,心也便安静和许多,目光里仿佛没有一丝的尘,桃花的暗香使人渐渐的神清气爽。
     《诗经》里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艳若桃花的女子是何等的美丽。你看,那桃树下,不是就有年轻人对着桃花,轻如花语吗!
       桃花是春的使者吧,一夜西风吹开青山绿水,驻足桃花下,你可以听到风和阳光暧昧地在花间追逐。
 风掠过树梢,记忆的烟雨渐渐隐退成一个又一个关于桃花的故事,在桃花丛中,是谁泪流满面。
    诗人说一朵桃花就可以约定一生,一朵桃花在春天之外,绽开了一个缤纷的世界。“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张旭的一首《桃花溪》写得桃花扑朔迷离,令人神往。
  一树树怒放的桃花,似少女的娇羞,似孕妇的欣悦,似孩子的明眸。此刻,让我忘记了岁月年华,让所有的愿望悉数遗落在桃花间。如果把朵朵桃花放在心里,就有春的消息了。走入桃花深处,你可以放下心中所有的烦恼。微风吹过,片片桃花瓣随意飘落在肩膀上、发梢上。睁开眼是桃花,闭上眼是桃花;吸一口气是桃花的香味,呼一口气还是桃花的香味。此刻,你不属于你了,你被桃花围了,成了桃园的点缀,成了风景的点缀,你只想自己也化作一朵桃花。
    风有些冷,桃树用瘦弱的枝丫温暖了春天,也对生命进行了完整诠释。一朵朵桃花在开放之后,让这个季节就化成了一滴滴心血的凝集。
    风吹过,落花似雨,心,萌生一片桃林,一朵桃花占据了我的内心空间。如水的年华,在长满皱褶的额际里流淌。淋湿了双眼;淋湿了光阴。或许应该再桃花间种菜、锄地。过一种简单的生活,说一些简单话,然后在梦的边缘,平铺出双手,取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也许正是桃花的美艳,打动了崔护长途跋涉的脚步,于是借喝水之名,行观桃花之实,一次偶然的邂逅,成就了一段千古姻缘而逐渐传扬开来。
      关于桃花,有着很多的故事。桃花勾画出了一幅春意盎然、花团锦簇的精致画卷,摇曳在人们的目光里,摇曳在人们的想象里,中摇曳在人们的憧憬中。听!有人在桃园的深处唱起了一首老歌,唱醉了怒放的花朵,也唱醉了看花朵开放的人。美妙的歌声激起人们无限的遐想:那个地方有一个美丽的村庄,也有一个桃花一样美丽的姑娘……闭上眼睛,在桃花染红的春天里,仿佛听出了乡音,听出了惬意心情。

 
                                                             命犯桃花
                                                                      文/张久森

      小的时候,我家院里有一棵桃树,听大人说因为树没有经过嫁接,所以结的都是毛桃,桃不大,而且味道苦涩满身是毛,根本不能吃,它在当时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可以在春天给人们开出好看的桃花。
       大学快毕业时,有一天突然接到一封请柬,邀请我参加天津桃花诗会。那天我是坐公交车去的,车是多少路现在不记得了,地点是在红桥区的金龙酒店。车上人很多,一个身才高挑长发长裙的年轻女子一直拉着扶手站在我前面,即使在后面望去仍然可以明显感受到其不俗气质。诗会开始前我领到了一份诗报,上面刊登着几十首短诗,字是紫红色的,也许是为了让报纸看上去更像桃花的颜色。重要的是,我在诗报上发现了我写的《季节河》,那是大一暑假随学校赴山西太行山老区考察,站在长治市平顺县县城一条半枯的河里,望着落山的夕阳和脚下的鹅卵石写下的。诗会开始后,许多人开始朗诵诗歌,一位不认识的老哥朗诵了我的这首《季节河》。最重要的是,当诗会开始时介绍来宾,叫到当红诗人伊蕾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看见一个身才高挑长发长裙的年轻女子走上台,是的,就是公交车上站在我前面的那个女子。时隔20多年后,我在网上偶然看见伊蕾的照片,顿时想起她当年无比激情的诗歌和公交车上亭亭玉立的背影,另外耳边同时轰响起《潜伏》里站长对余则成感慨的那句:“时间就像一头野驴,一跑起来就没有个停。”好在,更更重要的是,当年的那封请柬现在仍然保存在我盛满大大小小各种证书的抽屉里。
       工作后,有一个春天我慕名去拜访一位著名作家。老人虽早有盛名,但仍然长年隐居世外,埋头治学,令人景仰。老人跟我聊了很久,而那天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老人院里种着的几十棵桃树和满院盛开的桃花,我相信用世外桃园这几个字来形容这个小院无疑是最准确的。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老人现在身体可好,老人的桃花可好。
        许多年前一度情绪不高,某一年的清明过后,我写了一首《雨天独饮》,里面后半部分说到桃花——“这时候酒终于喝光/我摇晃几下走出门来/辨认着雨中家的方向/清明刚过/身上衣正单薄/我看见那些农民已折了桃花回来/看见他们脚上的泥土/与秋天的麦穗一样金黄/我发誓我不是酒鬼只是酒客/酒客酒客/真想潇潇洒洒打马远去/奔向那片青青桃林/站在春风春雨中/瑟瑟地盛开/艳艳地盛开”。我现在相信,自己以后应该再不会那样消极了,因为就像任贤齐唱的那样——春天花会开,包括桃花。
        今年桃花刚开不久,桃花堤诗社社长滑盈欣就邀我去参加在桃花堤举办的赏花活动,不巧我有事没能参加。几天后应邀参加天津女诗人朗诵会时,遇到天津青年诗社的几位诗人胡庆军、岳兵、光双龙,双龙邀请我参加几天后青年诗社部分成员在桃花堤的游园活动,活动前一天,双龙再次给我打来电话,确认我是不是能够参加。
        实事求是地说,如果不是双龙的一再邀请,甚至如果邀请我的人不是双龙,这次活动我也许不一定能够参加。我知道作为大学生的双龙一直痴心诗歌,并且自费编辑出版诗报,这在当下的社会当下的年轻人中实在难得。大学时候的我也曾经同样痴迷诗歌,包括和他一样搞诗社、编诗报,所以对双龙非常理解,之前双龙一次对我提起编诗报之难时,我当即告诉他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包括可以承担他出诗报的费用。所以这次当他一再邀请我参加活动我必须答应,只因为我们同样热爱诗歌,因为我曾经和他同样年轻。
       那天参加游园的人里,只有我不是天津青年诗社的社员,而且好象年龄最大。在满眼的桃花背景下,我见到了为桃花而来的诗人们,包括桃花一样美丽的岳兵,桃树一样结实朴素的庆军、槐伤。我们几个都是60后,双龙和他约来的几位大学生则都是90后,这样的巧合让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忍不住自嘲也忍不住感慨。岳兵问我如果回去写篇文章写什么,我笑说题目就叫《当60后遇到90后》。
       我们看见桃树上挂着的纸片上写着李白的诗,也写着天津诗社诗人的诗,其实这些诗歌是谁写的并不重要,就像区分60后与90后并不重要,只要他热爱春天、热爱桃花、热爱诗歌就可以了。那天差不多是我来这里看过的桃花开得最好的一次,几天后我陪人又去,迎面巧遇天津老诗人深耕。他指着桃花后边的一片旧楼告诉我,这里是他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我知道他是来赏花,同时也是故地重游。我注意到每年来看桃花的大多是老人,所以你怎么能说看花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呢?
最近几年,桃花堤越来越成为天津人春天必去的赏景之处,我也每年都会去。这里的桃花每年都开得一样美丽,但是偶尔翻看每年的照片时,会发现自己还是一年一年一点一点地老了。其实我住的小区里有不少桃花,和桃花堤上的那些桃花一样,也许是品种不同,所以她们开起花来也不同,现在有的已经凋谢,有的刚刚开放,有的还没有吐芽。而在可以推窗而望桃花的某个窗里,曾经住着大学时代最让我尊敬的诗兄,他英年早逝后我忍不住大哭三场,我知道自己之所以如此悲伤,不仅是因为失去一位弟兄,更是那个与诗歌、与青春有关的梦想如今已经渐行渐远。
       今天早晨上班的路上,我看见了路边两棵刚刚绽放的桃花,今年春天刚来的时候,我以为她们马上就要开了,但是突然降临的一场大雪,让她们的花期推迟至今。站在春天早晨瑟缩的风里,我望着眼前的桃花告诉自己,其实,不论花朵是大是小,不论颜色是粉是白,不论花期是早是晚,只要你是桃花,你就一定会尽情盛开,你就一定要尽情盛开。
 

相关热词搜索:天津 青年 诗社

上一篇:【讲座】新唯美,给爱画个桃形圆
下一篇:成殇的网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