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美散文 > 正文

沉寂的喧嚣
2016-11-01 14:02:44   作者:秦晓红   来源:秦晓红   评论:0 点击:

这篇散文用环境描写做到了首尾呼应的艺术效果,不论是渲染气氛还是升华主题都运用的恰到好处。行文流畅,真挚感人,作者以详略得当的笔调写出了外公外婆风雨飘摇的一生。这不仅是一篇祭文,更是一首见证伟大爱情的质朴长歌。特荐首页共赏!(刘肖旭)


沉寂的喧嚣

文/秦晓红

 
      时光的记忆如同冷秋的山,浓绿中泛着枯黄,凄美而阴郁。
    那一年,我十三,你十六。你没爹,我也八岁丧娘,或许是命运的垂怜让我们相遇,就这样我们相依为命。那个年代的我们不懂爱情,但彼此的心早已被命运紧紧相系。
    20世纪60十年代初,在那灾荒年代,庄稼没有收成,食不果腹。我们的第一个孩子也因为饥饿贫寒早早夭折了……记忆中的外婆,每每讲述这段往事时,哽咽的泪花难以掩饰内心的忧伤。直到她们的第四个孩子,才存活下来,外公这一生对大舅的爱是独特而深沉的。他总是用生命去维系这个满是灾难而脆弱的家。
    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外公也一边干农活一边做起了牲畜买卖方面的副业,外公因此买了地,盖了新房,家里的生活也宽裕了些,连母亲的嫁妆也是全村最丰厚的。
    记忆中的外公总是默默无闻的忙碌着,他自始至终都是闲不住的人。小时候去外婆家,总能听到外婆不断的唠叨,而外公总是默默地低头忙碌手中的活,直到旁观的我们再也看不下去去制止。然而外公眼中的外婆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听外婆讲她第一次去田里找外公,由于山路崎岖,不仅迷了路还从悬崖上摔下去,自那以后外公再也没让外婆去过田里。通往外婆家有俩条路,一条遥远,一条捷径陡峭但无人走,外公担心我们这群淘气的孩子去冒险,自己去开辟了这条路,自那以后,这条路成了所有人的捷径,再大的雪也无法覆盖外公勤劳的步伐。不争不抢不骄不躁,是外公一生的执着,唯有的就是默默地奉献自己,不管是家人还是外人。抽烟和下棋或许是外公最大的释放了,那时候,偶尔会和外公下象棋,就连下棋,外公都是平静地沉默着。而烟是外公最大的嗜好,好似只有烟才能读懂外公。
    而外婆,总是唠叨我们淘气,然而我们离开时总是千叮咛万嘱咐,把我们送到很远很远,直到忘不见我们的影。记忆中外婆蒸的馒头从来不是白的,然而称赞声最高,吃的最香的永远是外公。外婆喜欢听一些说书的段子,她会反复地听一段,乐此不疲。小时候我最大的乐趣是听外婆讲故事,讲她们那个年代的事,讲日本鬼子进村,讲毛主席,讲她的这一生,或舅舅妈妈小时候的事。然而外公却是她一生的依赖。在外她是那样的怯懦压制自己,而只有在外公面前她才会完全释放自己。而外公也宠溺着,拼尽一生去呵护照顾她。有一次外婆生病住院,由于外公腿脚不便就没让一起去,第二天不放心的外公还是徒步走了3个多小时偷偷跑来了,那一刻,外婆含泪的微笑,紧紧地握着外公的手,娇羞地说:‘你怎么才来?’那是外婆入院来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年,他们已经80多岁了。那动人的画面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
    晚年的外婆行动不便,大小便失禁,喜欢狂吃。而外公也时常莫名其妙的晕厥,但他还是会给外婆做饭,提裤子,直到外婆的生命终结。我强忍着泪握住外公的手,却不知如何去安慰,外公却像往常一样,抽着烟平静地坐着……
    外婆安葬那天,外公倒下了,意识不清,几天后也随外婆去了……
    外公外婆在一起六十八年,命运让她们相随相惜。外婆早已习惯了依赖那个让她唠叨了一辈子的人,而外公也把这种习惯当做一种生命的支撑,让他隐忍变得强大。或许最美好的爱情就是这样,依恋彼此的依赖,有一天,依赖我的人不再了,我却再无力去支撑我的强大。
    寒风凋谢了枯黄,山也沉寂了往日的喧嚣。寒风凛冽,那泛起的尘埃,是追随的步伐……

 

相关热词搜索:沉寂的喧嚣

上一篇:话说灯笼
下一篇:沉寂的喧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