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故事 > 正文

望着远处那座山(小说)
2014-04-07 08:57:38   作者:浪子林杨   来源:原创   评论:0 点击:

一座崭新的农家村舍,铁栅栏的围墙油光崭亮,院子的中间有一个木制的凉亭,一个石头的桌子,四周还有四个石凳子。凉亭四周都是碧绿的作物,开满嫩花的黄瓜,紫花的茄子,粉花的豆角,茂盛的韭菜,翠绿翠绿的菠菜
一座崭新的农家村舍,铁栅栏的围墙油光崭亮,院子的中间有一个木制的凉亭,一个石头的桌子,四周还有四个石凳子。凉亭四周都是碧绿的作物,开满嫩花的黄瓜,紫花的茄子,粉花的豆角,茂盛的韭菜,翠绿翠绿的菠菜,一看那茁壮墨绿的大叶子,就知道是用农家肥种植的绿色食品。
    一位老者慈祥地坐在那里,望着远处的那座山,深深地思索着,目光凝重,稀疏的几棵小树,长在茂密的荒草里,处处是空旷的木桩,就是鸟儿都没有几只,只有风儿吹着沙土低吟着 ,显得格外荒凉。
    老人的神情很专注,就连身边的老母鸡碰到他的鞋子,他都没有低一下头,任凭鸡鸭鹅的欢唱,眼睛里好似带着晶莹的水珠,目光模糊了视线,儿女们都不敢问他,也不敢打扰他,心里都在猜测着。
    老者很少说话,只有孙儿们在身边时,他才会露出笑脸,那种表情就像远处的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崽一样的幸福。满院子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嬉戏着,飞来飞去的蹦上跳下,总也没有一个老实的时候,心里满满地都是喜悦和满足。日子,过的就是人啊,没有儿孙们也就没有了朝气和奔头,冷冷清清的一帮老人,那样的日子,也就没有了干劲。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已是初秋的季节了,老人的身体也越来越羸弱了,可是,每天
依然是坐在那里,望着对面的远山发呆,越来越憔悴,驼背的身躯,倚在亭柱上,沐浴着料峭的秋风,没感觉到一丝寒凉,像一尊石像,威严屹立在那里,儿孙们更加猜测了,都在琢磨着,疑惑着。
    这一天,夕阳西下的时候,老人把儿孙们都招在一起,说话都没有一点神采和力气,坐在炕头上,扫了一眼大伙,讲起了他心里的困惑。
    老人当了半辈子的兵,扛枪打仗十多年,出生入死过很多次,身上也满是伤疤,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国家解放了,他也要求回到家乡搞建设。那一年,还取一个本村的农家女为妻,过起了安静甜蜜的生活,妻子勤劳贤惠,很能吃苦耐劳,陆续的生了一小帮孩子,随着他的年龄增长,组织上就派他去看护林子,做了一个看林人,守护着草野和树木。
    那时候的山林,草长莺飞,茂密蓊郁,到处都是鸟语花香,清清的河水,哗啦哗啦的流淌,你要渴了,就像野生动物一样,趴在河里就可以喝水,那水是甘甜清冽,都能看见水里的小鱼,不知名的各种鲜花盛开在水的倒影中,白云在水里飘荡。
    高高的树木密不透风,落叶覆盖了荒草,踩上去就像踩在海绵垫子上,软软的,秋雨过后就会长出无数的小灰蘑菇,蚂蚁和松鼠,都快乐的跳跃和爬行,各色的鸟儿站在枝头唱着无字的歌,时而低缓时而悠长,獐狍野鹿,狐狸,兔子,随处可见。
    那时候日子穷,缺米少粮的,孩子又多,每到春天就开始去挖野菜,婆婆丁,苦拉芽,山韭菜,回来拌上苞米面,蒸干粮吃,头一口有些苦涩,越嚼越香,是一家人的日常美食。夏季就更好了,黄花子,河里的鱼虾,都是美味佳肴。孩子们都去对面山上,采高粱果,红红的漫山遍野都是,走在草地里也随处能遇到鸟窝,鹌鹑窝,家里的小猫经常就会叼回来一只大鸟,给孩子们解馋啊。
    秋天,到处是成熟的果实,山果,蘑菇,榛子,松籽,木耳,猴头,只要你不懒惰,什么都会收获,今天来说都是稀罕物,那时候就是为了糊口啊。冬季是最美的了,大雪封山,野鸡,野兔,狐狸,和狼就会出来觅食,人们就会下套子,用猎枪,扑捉猎物,在就是去河里凿冰窟窿,用搅捞子捞蛤蟆,小鱼泥鳅,回家当下酒菜。所以说,北大荒饿不死人呢,到处都是吃的喝的,这都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因为我们一直在保护着森林草原和树木。
    改革开放以后,政策好了,都开始搞养殖业,畜牧业,一个领导一个令,开始了砍伐树木,要开发第二个北大荒,于是乱砍乱伐成风,没几年啊,草地让牛羊啃食的露出了泥土,再加上那个乱耕乱种,基本都见不到成片的草甸子了。树木直接砍倒用火点燃,造孽啊!挺好的一座山,都变成了秃头,野生动物都无家可归了,鸟儿没有地方搭窝,野兽没有地方安家,都在四处流浪啊。
    以前谁听说过沙尘暴,谁见过漫天的雾霭,天空在改变颜色,成了灰蒙蒙的天,就连雪花都没有原来的洁白纯净,河水也变得浑浊,草地在退缩,山林在荒芜,花朵在凋零,我看着这一切心在滴泪啊,那是我看护了半生的大山啊,就这样眼睁睁地毁在人们手里。这么几十年变化就这样巨大,我们的儿女将来吃什么喝什么啊,哪里有大树可以乘凉呢?难道我们前人就给儿孙们留下穷山恶水吗?
    现在,生活好了,日子富足了,什么都不缺了,电灯,电话,小车,新房,可是什么时候荒山才能变绿野,树木才能长高,难道让我们成为后代儿孙的千古罪人吗!
    不久,老人就过世了,按着老人的嘱托,儿女们把他埋在对面的荒山上,这是他一直看护的地方,从此以后,儿孙们也开始望着远处的荒山,怀念老人,也开始深深地思索了。
       
QQ190253245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哑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