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故事 > 正文

哑女
2014-03-15 07:30:33   作者:浪子林杨   来源:原创   评论:0 点击:

八十年代初,黄河岸边的村落,贫穷,贫瘠,很多人穿的衣服,都带着补丁。有些人家,一家人就一条像样的裤子,谁出门就谁穿着,有的人结婚都得借人家衣服,穿一天马上就还给人家。没有家具就用木板钉一个箱子,
    八十年代初,黄河岸边的村落,贫穷,贫瘠,很多人穿的衣服,都带着补丁。有些人家,一家人就一条像样的裤子,谁出门就谁穿着,有的人结婚都得借人家衣服,穿一天马上就还给人家。没有家具就用木板钉一个箱子,糊上一层纸,每家院里都有一个大缸,接雨水,平时也很少洗澡,只有要结婚时,才会洗一回澡,洗完澡的水还要浇园子,洗衣服用。那时都是生产队,哑女的爸爸就是生产队长,他娶哑女妈时,哑女妈.她是带着一个男孩的小媳妇,看着哑女的爸爸一米八十的大个,还能说会道,虽然穷,大小也是个队长,管着很多人,也就同意了,买了一对小镜子,找了一个本地最好的木匠,打了一对箱子,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把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画像,挂在墙上,向他们鞠躬,并有主持人念一段毛主席语录,宣布两人的名字,他们就是合法的夫妻了,就住在了一起。又生了哑女,还有一个哑巴弟弟,还有一个小妹妹,就小妹妹会说话。屯子里的人都说是哑女的爸爸,活活打死了一头牛,得到的报应,生了两个哑巴,应该是那头牛转世脱成的,当然了,这都是迷信说法。
       哑女的爸爸对带来的男孩,不是很好,都十多岁了也不让他上学,帮助家里干活,帮助照看弟弟妹妹们,在家里他就是个小劳动力。他很厚道,对妹妹弟弟的都很好,所以弟弟妹妹对他都很喜欢,把他当成了亲哥哥。哑女也没上过学,她随母亲,勤快,朴实,长得比妈妈更好看,除了不会说话,真的看不出来和常人有什么不同。哥哥都快三十了才成了家,是附近村子的女儿,有一点心眼不是那么全,说话不管不顾的,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管和谁说话,哑女的爸爸就让他们搬出去,另起炉灶,好赖也是一家人家,不打光棍就没人笑话。
       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哑女越来越招人喜欢了,经过别人的介绍,那家给了哑女爸爸拿过来一份彩礼,她的爸爸就答应了这门亲事,比她大很多的男人。一双眼睛白眼仁多,黑眼仁少,往外鼓鼓着,听说光一年级就念了六年,从七岁念到十多岁了,还是一年级学生,也不会说啥,见人就会傻笑。哑女不同意,看见那双眼睛,就不想再见到他,可是父命难违,也就勉强敷衍过了相亲的礼数。接亲那天来一辆小四轮车,哑女是哭的很悲伤,整个婚礼她都没有笑一下,她不喜欢他,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左右自己的婚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更多的是无奈。
       渐渐地参加婚礼的人们都走了,只剩下家里人收拾着锅碗瓢盆,剩菜剩饭。婚房里点着红色的灯泡,朦胧中也能看见,新买的炕柜,梳妆台。哑女的心砰砰地跳着,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紧张,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进来,她才惊醒过来,看到他坐在炕边瞅着她傻傻地笑着,她紧张地不得了,卷缩在里角,他也没碰她,只是自己拽了一床被躺下了,不一会儿就听见呼呼的鼾声,哑巴女的紧张情绪才算放下来,也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已经是天亮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个月,这天吃晚饭哑女看到了几个大伯嫂都在,也没在意什么,大伯嫂还给她端来一杯茶水,喝完水没事就回了自己的屋子,不知道怎么了就范困,睡梦中好像自己在一个大水池子边,脱光了衣服,泡在水里,看着自己乳脂般的肌肤,丰满的乳峰,满头的长发,倒映在水里,宁静,惬意。忽然来了一个大怪物,向自己扑来重重的压在她身上,她想喊也喊不出来,手脚都被捆绑在一起,动也动不了。情急中勉强睁开眼睛,看到很多张熟悉的脸,有三个大伯嫂还有婆婆,她们把她脱得精光,按在褥子上,自己的男人喘着粗气,笨手笨脚的瞪着双大眼睛,瞅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自己扭动的身体,被几个大伯嫂按得死死的。也不知道是初次人伦,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羞涩,她的男人就是不能进入她的身体,还是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人多能办的事。她感到委屈,像整个人被出卖了一样,被全家人扒光,赤条条地让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抚摸,蹂躏了半宿,虽然没有进入,但是好像整个人都没掏空了,一切好像都不属于自己了。折腾了半个晚上,婆婆和大伯嫂们都叹着气,各自回家了,只留下哑女独自哭到天明,她的男人早就打着鼾声睡着了。
      哑女,一早就跑回了娘家,说什么也不回去了,婆婆家来过很多人劝说,也不回去了,就算死了也不会再回那个让她惊心恐怖的夜晚,那个没有半点可留恋的家。最后,她爸爸退给了人家一少部分彩礼,才算了事,哑女很倔强,父亲也怕逼出人命来。在娘家待了三个月,哑女比划着告诉爸爸妈妈,她要嫁人了,是附近村子的小伙子,姓李,他是家里的老大,身下还有四个弟弟,他父母死得早,他照顾弟弟们陆续成家了,而自己还是一个人。哑巴女喜欢他的勤劳厚道,两家的地离的很近,所以都熟悉情况,哑女什么都不要。他也就是做了简单的被褥,两个人换来一身新衣服,在弟弟和邻居们的祝福声中,和李老大结婚了。虽然婚礼简朴,可是她很快乐,幸福,那迷人的微笑,一直挂在脸上,从没有停止过。李老大望着漂亮的新媳妇,乐的嘴都合不上了,自己三十多岁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虽然是哑巴女人,可是人家不嫌弃自己穷,不怕吃苦,嫁给自己,也就非常知足了,对她好一辈子,亲一辈子,虽然是二婚。
     可在新婚那个宁静而温馨的晚上,李老大才知道,她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当时就惊呆了,哑女用手语把一切都告诉了他。他更加珍惜这份感情,婚后一年多,生了一个八斤半的大胖小子,她俩的勤劳和汗水没有白付出,很快就盖起了新房,还买了很多的运输工具,成了当地有名的大户。
     哑女还捐钱盖了一座聋哑学校,让和自己一样的孩子们,能有一个求知的地方,学校的左边是茂密的椿树林,右边是流淌不息的黄河水,学校的名字就叫--自强学校。
     哑女,就是这个学校的名誉校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段还没有结局的孽缘
下一篇:望着远处那座山(小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