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死水:回到诗人的位置
2014-10-18 13:29:33   作者:死水   来源:原创   评论:0 点击:

回到诗人的位置——刘旭锋诗歌浅谈死水(广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一、唯美诗的典型诗人是一个高端词汇,是文学创作上最有味道的名词。称之为味道,源于诗歌与其他文裁的独特处——精短。在这精炼简短的诗海中


 回到诗人的位置

——刘旭锋诗歌浅谈

 死水(广安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一、唯美诗的典型
“诗人”是一个高端词汇,是文学创作上最有味道的名词。称之为“味道”,源于诗歌与其他文裁的独特处——精短。在这精炼简短的诗海中,有一类诗歌,从诗风上被大众称为“唯美诗歌”,而其善于写此类诗歌的刘旭锋,也被称为唯美诗人。
初阅其诗,大多确是唯美风格。诗歌的创作前提是“心动”,而后才是“行动”,即朱光潜所说的“诗人和其他艺术家的本领都在见得到,说得出”。他“心动”的对象即是美的,在表现的时候,既选取了美的意象,全诗呈现给读者的自然是“唯美”风格了。
镶着绿松石的耳坠/在她咖啡色的脸上/显得格外亮……
岷江,像少女的丝巾,缠绕着四姑娘山……
马尔康敲碎碧绿的夜色/雪色的云朵在无垠的草原……
……
在诸如此类的作品中,不难看到,诗人所描画的对象是美的,从一个访客的角度,冷静地观察,诗人心为所动,而后那个美的意境把诗人代入进去。沉入其中后,诗人的笔不再冷静,一旦诗人为物所动,他的创作便加重了主观因素,客体也便赋予了主观情感,就像诗句:“在她咖啡色的脸上/显得格外亮。”
 
二、多视角的挖掘
刘旭锋的诗除了直观印象的意象美之外,他还从多视角表现人和灵的救赎。
他的诗写人,写形形色色的人。藏族阿妈,羌族的山民,这类人本原的代表;母亲,父亲,这类亲情和大爱的代表;梵高,这类灵魂解脱的代表……
诗歌赞颂若尔盖,赞颂羌寨;赞颂朴实的阿妈,和纯情的山民。诗人在赞颂向往淳朴自然的同时,表现的是对城市现代文明的厌恶和无奈。诗句“羌族人,用半杯粗茶释放了自己/而久居市井的我们/却被车水马龙的文明,囚禁——”,凸显了当下在城市化文明发展过程中人的原始自然追求:土地。与土地连接的地方就是最踏实的地方。人起源之初,靠着山野水池养育起来,而现代化的文明生活下,反而离得愈来愈远,人不再接触自然。诗人意识到了,要回归最本质的地方,包括时光:“带我去童年/复印一个夏,好多个春天”可是现实却禁锢着人的发展,为此,他发出了深挚的呼喊:“向着瓦蓝的天空/用烈马的声音/汇报了人类的虔诚。”
其实,这些都来源于诗人的信仰。
丰富的生活体验是文学创作不竭的源泉。凡作家成之为伟大的作家,诗人成之为伟大的诗人,皆出于其丰富的阅历和细心的观察。从生活的多个方向,挖掘素材和灵感,既而反复磨练,鲜活的人和丰满的情便溢出来了。《日子在高空荡漾》《母亲的十字架》等是其典范。
《梵高,你把自己给了对方》一诗,与梵高对话的形式,言说着梵高与诗人相同的困惑:灵魂与躯体的冲突,但同时诗人又不满梵高,表现出他的不同。在最后,诗歌以问题的形式给这个冲突的问题作答,以问答问:“是谁?让你把自己给了对方/给了一支窟薮的画笔/给了提奥,给了伟大的荷兰/给了,120年后的这个年轻的诗人”。
 
三、结语
写诗,写生活,写人。诗人在体验生活的时候,是该生活条件下的人,是游人、工人、牧人……但写诗的时候,就是诗人,要从生活中的人,回到诗人的位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王冰雪:人生不过旅途一场
下一篇:围城只是隔着一道门而已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