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王冰雪:人生不过旅途一场
2014-10-18 13:24:07   作者:王冰雪   来源:原创   评论:0 点击:

人生不过旅途一场————读刘旭锋《诗歌十首》作者:王冰雪 游子在红尘的归途里彳亍前行,彳亍为行,殊不知深深浅浅地向前奔走,反而成就了一场场烟花盛开的旅途。浮生,多少个春秋的无奈凝成过尽千帆后的感慨。



人生不过旅途一场
                                                     ————读刘旭锋《诗歌十首》
 作者:王冰雪
          
    游子在红尘的归途里彳亍前行,彳亍为行,殊不知深深浅浅地向前奔走,反而成就了一场场烟花盛开的旅途。浮生,多少个春秋的无奈凝成过尽千帆后的感慨。泪滴在心里,已分不清是为黑暗里微弱的孤独还是沧桑后的成长。一段段记忆,一次次擦肩,胶附在流光里的图画,徜徉在心底,化为灵动清秀的文字,些许朦胧萦绕指尖,沦为迟迟不愿散去的墨香。谁人能似他般,将情感幻化为虔诚的守望?守望前世里沉淀了的几场风月的回眸。又有谁如他一样,为天边云彩盛开一世的美丽立马扬鞭,在经纶香檀里,为远方祈福。 用诗来装点人生,刘旭锋当之无愧。作为当代作家,刘旭锋的诗理,诗情,诗境无一不给人一种时代感。而蕴含在诗中饱满呼之欲出的情感,更给人以别样的震撼。
    在《梦里羌寨》中刘旭锋曾写到“马尔康敲碎碧绿的夜色/雪色的云朵在无垠的草原/统一回归。”好像马尔康敲碎的不止是茫茫夜色,还有当今的浮躁喧嚣,更是释放了自我。他亲切地说马尔康留他过夜,缱绻着不愿离去的情怀。半缕炊烟,几盏粗茶,身后,一望无垠的广阔苍穹,这大概也是一份闲暇时的宁静。转过经纶,听到诵经声中的暂时花开,似是一场宿命的召唤,策马扬鞭,何等风流!
  轻弄红装,不悔梦归处,只恨匆匆。乌江畔,余温尽。谁曾一揽芳华?往昔,她倾城一笑,当得起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今日旭锋一笔“为你的君而来,为你的君而去”道尽了历史的悲欢。以第三人称的笔触与第二人称对话的形式,同时以剧外人的角度,再现了西楚霸王的柔情。诗篇以“血红的爱情”铺陈,悲壮尽显,却又是一种莫名的缓缓的温柔缠绵。不禁感叹“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红尘里,过客苦苦追寻那一抹缥缈的慰藉。只是,离开后的余温尚暖,如何忘却。全诗落笔大气,豪放洒脱。一如项羽与虞姬那份华美悲伤的爱情。
     刘旭锋的诗歌整体的细腻拥抱了质朴真实的情怀。他的文字跟随他的足迹,浪漫温柔里杂糅了对生活的浅浅享受。《76秒,花开中国》中的一句:“那块突如其来的金属片/即使它飞得再快/也无法穿越/你对24名素不相识的乘客/深深的爱恋”这首诗动人的不是美丽的文字,而是主题上与情感上的真实。整首诗更是一种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与感恩之心融合,成就了这首英雄司机吴斌的赞歌。
     “捞起心底的一个眼神/在三生河 /将其放生/天地再重/也抵不过/一个人/为一个人心动一场”能与诗歌邂逅,一路上不徐不缓的,似是一种别样的风景。当彼岸花绽放之际,入眼,是天宇澄澈的广博,风过发丝的优雅。以他的诗做结:“时间早已生锈”而他“用归期推迟了别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五架小马车》——简谈山西五诗人作品
下一篇:死水:回到诗人的位置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