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五架小马车》——简谈山西五诗人作品
2014-10-04 17:31:01   作者:刘旭锋   来源:刘旭锋   评论:0 点击:

“从人到文字,从文字再到人”,作者对作品的解读,甚至可以触摸到创作者的灵魂深处。这是一个读诗者的高贵,更是一位诗人的修为。爱诗歌吧,像爱生命一样!(刘肖旭)

 
          五架小马车
 

                  ——谈谈光双龙、寇宗源、刘云、高晓东、刘施文的诗歌创作


文/刘旭锋 

    

诗歌是灵魂的舞蹈,以无形的定力,聚集起创作者的心情、心愿、心念,又以有形的“舞台”格式,将这种源于诗人内心的感觉,释放出来。诗人的意念,决定着诗歌的走向,和流派归属。有时候,我讨厌流派,因为它将“自由”画成了圈,以抗争的意识潜移默化地改变诗人的创作初衷。当然,有时候,我也赞同流派,似乎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在特定的区域里保护、保存、保持自己。植根于山西的艺术形式,往往带有了浓厚的地域特征,这就像我眼里的流派观,矛盾且须客观地认同。扎根山西的诗歌写作,无形中会戴上孤高、性寡、深度哲思的帽子,这是一顶摘了不行,不摘又显老套的帽子,因为它在不断地抒发山西、讴歌山西、反思山西的过程里,往往失去了外部意识。当一个国家,失去了外部意识,它就会变得自满、自大。诗人就像文学世界的民工,当你老是觉得北京压力大、南方人很狡猾、沿海城市老吃海鲜没意思、西部地区太落后,那么你就会被这种思想牵引着、一味地、用以前经验积累去创作、去努力。慢慢地,自己就像一个茧子,一天天把自己裹了起来,自己看不到外面,外面的阳光也照不进来。

光双龙、寇宗源、刘云、高晓东、刘施文五位年轻的诗人,能以谦虚的姿态,创新的意识,突破“晋式”写作的桎梏,以开放的写作追求,完善自己和作品,是难能可贵的。观察了他们很久,从人到文字,再从文字到人,他们全然以“新晋”的力量,一次次触碰到我。所以,我称他们为“山西的五架小马车”。

 

第一架小马车:光双龙
 

光双龙的诗歌,接近“蜀诗”先锋写作的模式,它不过多地讲究“套路”,而是,注重情感的深层次抒发,这种源于诗歌内部的抒发形式,流露出诗人的性格和生活态度,不追求华丽、张扬,唯真情实感为上。

在天津的一次沙龙上,我给旁人说:“双龙就是我,我就是双龙”。后来,光双龙多次和我提起那句话,他说:“就凭这句话,我认定你这个朋友了”。其实,在他认定我这个朋友之前,我就认定他这个朋友了,因为他至始至终以谦虚的姿态做人、做事,做文。这种人品,无形中,体现到了他的作品中。光双龙的文字,就像是茫茫沙漠里的一株肉苁蓉,在干涸的环境,却把根系深深扎在了大地。

我和他一起办刊物,一起探讨文学,这个经历,让我一生铭记。记得有一次,我去北京出差,光双龙专程从天津跑去北京看我,这种朴实如诗的情怀,和他诗歌一样,真挚动人,处处有情。

 

第二架小马车:寇宗源
 

是在一次饭局上,一位诗人的一句话“寇宗源的文字,真的不错。”引起了我的好奇。后来,我仔细读他写的每一首诗歌,观察他的写作意向。发现,寇宗源的诗歌,少有晦涩的字眼,尽是出奇的表达。这种表达方式,证明了他对文字的敏感度和热情度,一个优秀的作者,就应该具备敏感的文字意识,热情的创作意识。在寇宗源这里,我全看到了。

他以“小我”和“大我”的辩证思维,在一首作品里,让读者看到与众不同的自己和世界。这种“浅唯物”的写作方式,能够将才华和情感有机融合,达到文字的个人价值的整合,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一个优秀的作者,如果能将创作参与到文学活动,这将是一笔可贵的财富,也将会推动文学的发展,和进步,寇宗源,就是这样的诗人。他的每一首诗歌,都好像是一场实验,用心探索,用情歌唱。
 

第三架小马车:刘云
 

刘云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者,他的创作才华,不仅流露在诗歌方面,而且展示在小说和散评方面。偶读他的文字,就被字字珠玑的才情迷住。

刘云和我是老乡,来自吕梁。吕梁这个地方,以山闻名,和太行山一道,创造了汾河谷地、创造了山西。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在这里烧杀抢掠,英雄的吕梁人们,用血肉之躯铸造了华夏忠魂。

所以,在刘云的文字里,彰显着吕梁山的厚重、质朴、和巍峨。他的文字,充斥着引经据典的能力,他以出众的文学才华,书写着自己在不同的人生历程中的感悟。他以最深沉的文学力量,驾驭着自己的信念。

 

第四架小马车:高晓东
 

高晓东的文字,以饱满的情感、丝丝入扣的文学逻辑,引人入胜。读他的诗歌,你会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在跟着喘息,呼应着他年轻的脉搏和灵感游走。他是一个聪明的诗人,能用作品的情,勾住读者的情,在“文本”层面,他已经做到了“出文”“出本”,把纸面的写作,跳跃到读者的阅读体验中。

他是一个说话严谨的人,也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一个诗人,尚或一个作家,缺乏了严谨的精神和思考的能力,那将是最大的悲剧。当时,当一个作者拥有了这些能力和技巧,他就会逐渐成为战胜自我和他我的有力斗士。

每个作家都是一个战士,即使他的脸上写着“笑”,但他的内心,一定充满了昂扬的情感,高晓东如是。

 

第五架小马车:刘施文

 

一直以来,我都在关注着刘施文的诗歌创作,他从一个古诗爱好者,变成了一个新诗爱好者,又从新诗爱好者,变成了一个创作者,这个过程,像一只蚕子,破茧成蝶。

刘施文的身上,有一种非常可贵的精神,那就是学习。这个优点,就像一把利剑,能帮助一个剑客走天涯。知识,是学无止境的,那么如果一个诗人,缺少了学习的意识,必将被滚滚前行的时代落于身后。他的文字,除了美的感觉,还散发出一种灵气,这种灵气,就像神话电影里的云雾,让你感觉到意象的真实存在和虚无缥缈。诗歌具备这种感觉,是很好的,它能通过意境传达出深邃的思想和美感。然而,他的这些灵气,却是靠生活中真实的意象和情感积累而成,并非矫揉造作。这些,在一个90后诗人身上体现出来,是无比珍贵的。

能超越陈旧的“晋式”写作,以“新晋”的力量,站在诗坛,是他们最闪亮的一笔。诗人,都需有谦虚的创作意识,在提炼自己的时候,也要看到别人。在行走的路上,时刻明白足下的土地,头顶的天空,有距离,也有亲近的空间。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女孩要饮三杯水
下一篇:王冰雪:人生不过旅途一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