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在诗歌的迷途中遇见唯美
2014-02-20 16:46:56   作者:刘施文   来源:刘施文   评论:0 点击:

在诗歌的迷途中遇见唯美作者:刘施文 百家争鸣是当年思想家引起的一次学术高潮。而诗歌作为一种思想的产物,亦不可避免其类型的多样性。理智的人称其为诗歌多元化,我们应该用包容的心态来看待这种现象,每一种

在诗歌的迷途中遇见唯美

作者:刘施文

 
  百家争鸣是当年思想家引起的一次学术高潮。而诗歌作为一种思想的产物,亦不可避免其类型的多样性。理智的人称其为诗歌多元化,我们应该用包容的心态来看待这种现象,每一种诗歌都应该尊重。王国权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前辈们所提出的口语化诗歌写作、书面化诗歌写作、复合型诗歌写作乃至以文凭高低所区分的知识分子写作、乡土写作……都在推动者诗歌的进步与发展。当然在这个诗歌思想争锋的激流中所变异的下半身诗歌写作,也可说是一种诗歌 写作模式的创新。但我们只能说它是一种诗歌探索中的尝试,因为下半身诗歌冲破了伦理的底线,是诗歌呻吟的极端化体现。如果任其横行肆虐,终将使得诗歌自掘坟墓,走向死亡。一种思想的扭曲必然会造成人格与审美的扭曲,它的存在,只能算是诗歌在发展过渡阶段的一次玩笑而已。

  作为一个刚从古典诗词创作转为现代诗歌创作学习的文学青年,我在诗歌的路途中迷失了方向。我是该屈身投入哪门哪派,还是该大胆地为诗歌提出一种新的写作模式?我曾经有过这样一次冲动,探索一种适合读者阅读品味的大众化诗歌,这种冲动来源于我读过的一本《大众哲学》,我想,既然哲学可以有大众的,那么诗歌也可以。

  若不是遇到了由“唯美诗魔”刘旭锋提出的新唯美主义诗歌写作模式,我差点将那次的冲动变为行动。是他那种具有先锋性的唯美诗歌说服了我,也启蒙了我的一颗诗心。大众是爱美的,也是追求美的,而唯美的诗歌正是适合大众的。我偷偷地藏起自己尚未成形的大众化诗歌假想,向新唯美主义靠拢。

  记得是2010年的夏天,一次偶然的机遇,我从临县一中校网上结识了他,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缘分。一直到今天,他的为人,他的成就都是我学习的榜样。从看他的《简谈现代诗歌》(卷一至卷十),我就知道他对当前诗歌形势有清晰的认知,他的诗歌思想是一砖一瓦铺就的厚实。他的新唯美诗歌降低了说理的高度,为的就是直接将诗歌的美意传达给读者,而不是细读三遍,还是一头雾水。这样看来,新唯美诗歌本身就有一种奉献精神。

  而后又从《用生活的放大镜,无限放大唯美》、《新唯美——给爱画个桃形圆》、《唇印·新唯美诗歌再诠释》以及《嫁给诗歌,做灵魂的新娘》等多场专题讲座中更加坚定了我的选择。

  他常说:我爱诗歌,是因为我爱生活;我爱生活,是因为生活如诗。他也常说:心怀善念,谦谦有为。从接触现代诗歌开始,我就是读着他的诗歌成长的。我喜欢用出声朗诵的方式读他的诗歌,有时候一张口,那种美就油然而生。因为默读,不足以让我满足那种可以拿出来咀嚼的美。

  从诗歌的迷途中遇见唯美,也明确了我追求诗歌的方向。既然没有人会拒绝美,那我们定不会拒绝这唯美的诗歌。我愿做一个唯美的信徒,一个传递美的信使,让读者饱尝诗歌的另一番迷人的风味——唯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充满铁质的动物小说
下一篇:她是春天的一把剑---我眼中的彦一狐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