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现实语境下的自我救赎
2012-04-13 20:54:00   作者:刘井飞   来源:刘井飞   评论:0 点击:

热烈祝贺,钟音文学网贵宾会员刘井飞的本篇影评《现实语境下的自我救赎》,荣获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第三届大学生影评大赛本科生组优秀奖,刘井飞的文字客观而有说服力,犀利的语言像一把手术刀,一点一点将《观音山》剪碎,又缝合,体现出刘井飞深厚的影视鉴赏力。(刘旭锋)




现实语境下的自我救赎

——评《观音山》的主题

 


 有人说,李玉是女版姜文,而其新作《观音山》也正如李玉版“让火车飞”。在导演艺术中,水平有高低,风格有各异。在艰难发展中的中国艺术电影更如此,没有谁能成为自己的标签,每个存在对社会,对人生,对青春和其他,有深刻思考的电影作者,他们的作品都深深打上自己的烙印。如上那句话,也只能从二者相似的导演经历上有所牵连,但就《观音山》这部作品来讲,成为“让火车飞”也太过牵强。
观电影《观音山》,我们不难从中找到现实主义的影子,不论是高考失败的三个中学生面对现实的失意与无助,丧子一年后的常月琴面对现实的痛苦和绝望,还是汶川地震后的人们面对现实的孤独和被迫坚强。他们认识到的心灵上的痛苦的递增,也随之使他们看开现实,重新粘合破碎的信仰。虽然影片打着商业的招牌,却难掩李玉对于残酷现实的关注和思考。而影片的整个过程,也即是上述三个群体由消极向积极的人生态度的转变过程,也是他们接受现实后,达到心灵上的自我救赎。同时,导演在电影语言上对这一过程的诠释虽然使用虚焦弱化了环境,少了现实主义对环境的强调,但结合实际拍摄的难度,和在故事内容上对人物内心的理解,观众能更好进入人物内心世界。

一,三年轻人遭遇现实后的残酷青春

影片的开始是这三人引发的。导演却掩藏了他们刚刚丢掉的身份,让他们置身社会现实,范冰冰饰演的南风在舞台上的狂飙导致误中客人下身,为此丢掉工作,还搭上两万块钱;陈柏霖饰演的丁波存在对父亲的误会不愿回家,在街上跑摩的遭到警察的围堵;肥龙饰演的肥皂因父母对其关心不足导致的缺爱。他们虽然有家,心灵却破碎着,也正是如此,三人才依偎在一块,虽然观众在银幕上发现他们三人在一起时的小幽默,发现他们三人遭受周围敌意时的无畏反抗,也可以发现他们三人走在铁路上时的快乐,但揣透不到他们心灵上的破碎,也因此导致的他们性格上的叛逆。在碰到常月琴之前,他们是孤独的,面对自我,面对社会,他们的孤独感让他们形影不离。
与常月琴的相遇,让他们见证了死亡与重生,至少给他们的是活着的意义。他们面前的唱京戏的怪女人死板,刻薄,这与他们的反叛格格不入。他们的相互理解,是从常的割腕开始。三个孩子见证了死亡,内心开始发生转变,这也促成他们心灵回归的伊始。也是他们重新唤起常活着的勇气。
在地震的废墟上,包括常月琴在内的四人打开汶川地震那悲痛的记忆。他们受到的感触也正是这片废墟带给他们的。如果说常玉琴的自杀是让他们认识到生命的意义,那汶川地震后的废墟,让他们认识到的是活的意义。生命的意义在于好好活着,而好好活着,就是让自己承受孤独。伤痛的叠加,让他们开始回到自己的家庭,南风回家用自虐的方式让父亲戒酒,丁波接受了父亲的解释。值得一提的是范冰冰的演技,南风作为社会的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只能用自虐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反抗,而范冰冰将南风的性格表现到淋漓尽致。

二,常月琴面对丧子现实的死后重生

影片并没有多么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也没有浓墨重彩的绚烂的形式主义画面,能让观众产生共鸣的情感,是来源于这种情感的真实。虽然影片女主角是范冰冰,但张艾嘉对于常月琴这一角色的演绎,绝对是痛彻心扉后的心灵重生。同时据本片导演助理林婧靖的介绍,张艾嘉在公映版本中戏份的减少,其原因是范冰冰在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后对影片在宣传和重新剪辑上的影响。
常月琴的出现,最初也受到观众的排斥。但剧情的深入,也使观众进入人物内心,发现在其身后,是经历了丧子的悲痛。准儿媳在儿子生日时提着蛋糕送到常的面前,也使常的心理痛苦达到顶峰,由此引发其对丧子现实的绝望。
割腕自杀被救以后,常才开始敞开心扉,接受现实,不再生活在一个人的孤独中。于是,她才同意修车。由此开始的是其心灵上的修复。同样的,在破碎不堪的地震遗址,死去的心复苏起来。他们携手重建观音庙,与庙里师傅的夜谈,让常对生与死的看开,最终选择释然。虽然在结局导演并未让我们得知常玉琴的下落,但从南风的口中,我们得到常的那句“孤独不是永远的,在一起才是永远的”,也是影片的终极意义,使其下落伴随这句话成为开放式的结局。

三,观音庙在地震后的重建

影片中插入了汶川地震发生时的真实影像,而真实的意义,是让观众心中积压的与角色共融的苦痛情感达到极致。同时,影像的应用和观音山的地名,也在整个影片对环境的虚化中达到对四川的标志。进入地震废墟的意义,是向更深层更扩大化的痛苦的递增,也使人物内心对苦痛和孤独的理解上升到整个社会,而不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个家庭。而观音庙重建的意义,也正是影片所要达到的心灵重建的目的。正如我们对观音山从现实中的了解,其儒、道、佛的哲学思想上的融合,更使片中人物和现实中观众对于生死、苦痛、孤独的理解和宇宙的相联系,虽然从哲学上来讲,这种思想唯心了,但对于一群茫然无助的少年,和一个心如死灰的中年妇女,他们却得到心灵上的回归和释然,得到了对孤独的更深刻的理解。

四,电影语言上对心灵重建的表达

整个影片对于电影语言的运用并不是太华丽,朴素的剪辑手法和其中滤镜的使用、手持摄影、虚焦镜头以及意识流的表达技法。整合在一起,都是结合人物内心,对心灵重建的过程做了最好表达。
显然导演并没有延续前三部作品对人物命运的现实主义表达,大胆突破,使用形式主义,对人物内心进行深刻诠释。对虚焦镜头的使用虽然褒贬不一,但就影片的意义来讲,环境的虚化使人物被包裹其中,任其反抗,环境却不为之所变。同时也能是他们对整个社会,面对现实的迷茫。他们的孤独内心,被这没有任何标志的城市包裹着。经历了地震废墟,目睹了观音庙的重建,他们面对现实的心灵才由此打开。
手持摄影更无可质疑的成为表达人物内心的最强有力的手段。
 
孤独不是永远的,在一起才是永远的,但最终是以何种方式在一起,这是留给观众的迷。庙里师傅和师父死后的真身生活在一起,但师傅说,他的师父还活着。影片对孤独的思考,对破碎心灵的复苏,对于生与死的看开,对在一起的理解,才是其隐藏在山中的主题。无论是年轻人的经历,中年人的经历,还是遭受汶川地震的观音山的经历,最终都在进行着心灵上的重建。


附:

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是经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由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市广播电视局主办,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电视台影视中心、中国电影报社、北京市电影公司、北京新影联影业有限责任公司、中国电影基金会、北京影视家协会、北京电影家协会、北京市学生联合会承办的一项大型文化活动,自1993年成功创办以来,已经成功举办十六届,并以“青春激情、学术品位、文化意识”确立了自己的独特品格。
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大学生影评大赛由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主办,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和北京电影家协会执行承办。 

相关热词搜索:现实 语境 自我

上一篇:一分钟教你怎么写诗歌评论
下一篇:着眼后殖民主义时代的中国新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