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简谈现代诗歌(卷八)
2012-02-26 19:10:29   作者:刘旭锋   来源:刘旭锋   评论:0 点击:

文字从究竟是人类创造符号还是符号为总结人类行为的经验入笔,带我们进入电影符号学的探寻,再回到诗歌符号学的可行性述论,观点有序可依,有情可靠,人类渐渐陷入物欲的荒漠,唯一语言可以带我们冲向光明之心,爱与符号永存。(子彦墨翡)



 

    简谈现代诗歌(卷八)
    ——邀请符号学的观点走进现代诗歌

    文/刘旭锋


    一
    有人试图用符号学知识解释电影,这无可厚非,生活中的很东西,本来就是人为性大于先天性,所指大于能指。如果,符号学能完美诠释电影这门艺术,那么电影范畴内,完全可以编撰一本大词典。自从索绪尔的《普通语言学教程》问世以来,人类对语言的规范,逐渐从抽象驶入具体,从朦胧阶段进入深刻阶段。这是符号学史上的好事,也是钳制后人给语言再定义的枷锁。人类语言,是最典型的符号,是人为约定下逐渐成熟的一种工具。为了将其变得更加工具化,人们费尽周折,编撰了一部《现代汉语词典》。我们本以为语言交流需要的符号,都能在这本词典里找到,毋庸置疑,这是一种愚昧的自欺欺人。
    那么电影呢?是不是可以拿一本类似于词典的东西来范式教育,是不是可以拿一些准确的语言和词语去定义它的内容呢?有人已经在做了,他们最终也不会明白,是理论在先,还是实践在先,其实我们也不知道。
    反过来想一个问题,理论是用来做什么的,人们孜孜不倦地进行理论研究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花上巨大的时间追求功名,还是为了把一些人的个人观点编印成书,然后放在图书馆的书架,炫耀成果。当然,谁都明白,理论是来指导实践的。假如,一种理论失去了指导实践的功能,或是本来就是一种片面的个人观,那又如何用来指导实践呢?其实,很多理论是相悖的,也就是说,很多成型的理论也会出现彼此间的冲突,或者是互相否定。万一摆在面前的是这种局面,你会追随谁呢?千万不要说你谁也不追,只做你自己,因为在这里,你说这句话的后果只能证明你更加无知,如此认为的另一层意思,和你说“我不承认《现代汉语词典》”一样,你会不承认《现代汉语词典》吗?
    二
    上面说了半天理论的作用,现在再说,实践是用来做什么的,或者是,实践检验理论的渊源是什么?如果,你承认实践在先,理论是后人总结的经验,那么你就否定了索绪尔定义语言学的过程的意义,他之前,没有人给语言学下过定义,那么是谁给了他经验呢,是联想吗?
    所以说,学术,或者是艺术,永远不存在正确与错误一说,也许,只存在对自己有益无益,对人类有益无益,或是对自己而言能接受还是不能接受一说。你认为错误的,你远离,你认为正确的,去接纳。讲了半天,其实什么新点子都没有讲出,最多可以认为是我的一些个人观点、个人评价,甚至评价也不算,因为评价的基础也需要追随。
    现代诗歌,相对电影而言,用符号学解释更靠谱,毕竟诗歌是语言里小小的一部分,最早使用符号学观点研究的,就是人类语言。
    上世纪法国有位研究电影符号的学者,麦茨。他针对电影提出了一个“八大组合段”的理论,解释了电影创作的规律。他的八个基本要素有:镜头,非时序性平行组合段,括号组合段,描述性组合段,交替叙事组合段,场景,单一片段,散漫片段。我看,他的这个理论用来解释电影是有问题的,简单举个例子,一个镜头内,镜头固定不动,里面的人进行出场进场的自由调度,一下子就否定了他的组合段的理论,也就是说,我认为,他的这个理论很明显,是片面的。
    换个思维,假如将这个理论引进诗歌的研究,我倒觉得很形象,甚至很准确,并且能对诗歌产生一种导向性创作指引。无论是以前红极一时的朦胧诗歌,还是后面的写实主义诗歌,全部能套进这个理论,进行创作提升。
    三
    现代诗歌,是一种以情感为核心的文体,它不像小说,历经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去慢慢编,慢慢撰,现代诗歌只要你的情在,文字就会自然产生。摆脱古诗词严格的韵律规则,现代诗歌像一朵昙花,怒放一时,又瞬间凋谢,凋谢却不消失,在枯枝败藤上,垂死挣扎。
    麦茨在“八大组合段”理论中强调的一些技巧,我认为能够有力地改造诗歌的局面。比如镜头,作为电影最基本的单位,类似于诗歌的语段。电影的镜头可以分为长、短、中等,诗歌的语段也可以分为长、中、短。诗歌在创作过程中,合理使用语段的长短变化,能够提升诗歌的张力。这比一味地,通篇使用一个风格的语段更有张弛感。语言讲究感觉,读起来,听起来,要舒服,尤其是诗歌,更着重语言的美感。镜头可以跳跃着抓取景象,诗歌的意象,同样可以借用这一技巧,这样能使得诗歌有一种节奏性的灵动感,而不是死板地叙述。
    非时序性平行组合段的意思是,不同影像内出现的时间关系,进行平行蒙太奇组合。现代诗歌同样能做到如此,并且,很少有人从这个方面入手进行诗歌创作。意思是,一首诗歌里,可以同时铺展两条线,然后在最后进行会面,使其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括号组合段,和我们汉语中的引号的作用差不多,创作的过程中,加入一些音乐、美术、生活等等的效果性语段,能起到画龙点睛,克服单调乏味的缺点。描述性组合段,即影片能指层面上显示的连续形象,它能体现一种有序的时间关系。但其功用是“描述”,而非“叙事”,它与电影虚构中的世界不一定产生连续对应。比如,你在写一个心情的时候,对某一个场景进行描述的时候,可以暂时打破时间观点,让时间暂停下来,或是短暂地失去,对相应意象进行描写。交替叙事组合段,即非描写性的同时性进行的叙事组合,镜头组合也就是交替蒙太奇序列组合。这和非时序性平行组合段有些对应,前者强调或不干涉性,后者强调更替,也就是诗歌创作中的意象的需要性交替出现。场景,意思是一个连续性影像序列,即一个时空关系中的整体,相当于戏剧中的一个“场”。场景,一个连续性影像序列,即一个时空关系中的整体,相当于戏剧中的一个“场”。诗歌如果能把这一理论使用进来,不但是诗歌的一种全新尝试,而且是一种史无前例的创新。也就是,写诗不仅仅是写诗,而成为一种意境方面的场面性宏观调度。单一片段,是指由若干镜头组成的非连续性时序的镜头段,但这种非连续性是有组织的,往往具有概括性。这个概念,可以进行单纯的情感和意志的抒发,适合那些以思想或单一的情感取胜的作者尝试。散漫片段,指非连续性的片段呈现为无组织的,散乱的镜头排列。跳跃性强,似与情节的发展无直接关连。这种创作方式,和上面的交替叙事组合段有些相似,但不同。更强调意识流性质的,诗人自我的一种非主流叙事。
    电影符号化,我觉得有些牵强,我倒觉得诗歌符号化更有意义。尤其是“八大组合段”理论,我认为完全可以引进诗歌的创作中来,这样,也许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诗歌进步。总之,比以往无病呻吟,或是在诗歌肚子里研究诗歌的方法强很多。
   
 

相关热词搜索: 现代诗歌

上一篇:人道
下一篇:倪道辉和他的乡土诗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