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简谈现代诗歌(卷七)
2011-10-26 15:42:47   作者:刘旭锋   来源:   评论:0 点击:

“环境与诗歌”是分不开的,现代诗歌的多样性使我们更加清楚的认识诗歌本身(光双龙)
 

 
简谈现代诗歌(卷七)
------------环境与诗歌
文/刘旭锋

    十九世纪英国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查尔斯•狄更斯在他的《双城记》里有一句话影响深远,他的原话是这样:“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用中国人自己的话讲,大概意思是“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小说中的“双城”指巴黎和伦敦,之所以这句话被很多人记住,我认为,与其高度的概括和跨越历史界限的适用范围密不可分,如果不是这个道理,那么你说目前的中国,是一个好时代,还是一个坏时代呢?
    还有一句话,很有意思,它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你爱一个人,送他去美国,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送他去美国,那里是地狱。”这句话,猛一听,有些幽默,细想,何况是美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天堂,也都是地狱。
    法国,准确地讲,应该是法兰西,有一位标榜浪漫主义的文学巨匠,雨果。大多人是因为《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这两本书认识了维克多•雨果,坚信,每个读过书的人,都知道雨果是法国浪漫主义的代表作家,如果你不知道“浪漫”这一词如何而来,不要紧,但是一定要知道,雨果首先是一位诗人,其次才是一位小说家。15岁的雨果凭借诗歌在法兰西学院名声初起,17岁获得了“百花诗赛”第一名,20岁出版了诗集《颂诗集》。
    如果不能断然而言,是诗歌陶冶了雨果的浪漫情怀,至少可以说,诗歌启蒙了雨果的文学热情。所以说,不要问诗歌能给予人类什么,问问良心,是否给自己留与一块诗意的心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让自己静一静。静是一种相对的态度,因为这个世界是动荡的,所以安静显得格外另类,如同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的乞丐,或是在一个偏僻的村子里突遇一个西装革履的文人。那么,如果世界一直摇摆不定,一直处于战火或是无硝烟的经济战,人类到底应该如何给自己抉择一个块净土呢?由此而言,我认为,诗歌不能失去,即使目前的境况似乎有吞没诗歌的趋势,毕竟人还要长久地在这个星球上生存下去,即使一代人会在某个时候必然消失,但是作为区别于低等动物的人类,至少不应该苟且于自我的生存。如果我们尚且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的时候,已经把诗歌消灭殆尽,那么如何让我们的后代具备高尚的灵魂,情操不用提,思想不用提,连最基本的心灵信仰都试图扼杀的时候,一切都将是虚空。目前,我们开设电视栏目补救国学的虚弱,左看像授道,右看像作秀。一个民族的精神欠缺难道能补救得来的吗?如果我们不是整日唐诗宋词地念叨那些老祖宗的精华,几百年后的现在,绝对是一片空白。精神层面的东西,要用精神去传承。
    如果一个国家,精神极度匮乏,经济发展再快,终究会泄露马脚,淳朴、善良、真诚——一些词语也会随之消失。作为一个民族来讲,消失的不仅仅是几个词语,而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学像一剂中药维系着一个民族的心灵,如果把文学打压得卑躬屈膝连喘气的余地都没有,如何能保持住一个国家的兴旺和发达。诗歌是文学中最古老,最有历史命脉的体裁,允许诗歌凋零,就等同于允许历史沉没,任何一个不铭记历史的国度,都会因得不到自我的反省而灭亡。
    本来我谈的是诗歌和环境,满纸讲的却是文学和环境。就像每天谈的是发展,实际上人性的东西却在消退一样。精神上的东西是物质层面的基础,只有把精神扎扎实实填满,表面的东西才会更充实。
 

相关热词搜索: 现代诗歌

上一篇:读《段光安的诗》
下一篇:人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