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评论 > 正文

安琪儿和一块黑色的石头
2011-09-24 04:18:24   作者:刘旭锋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安琪儿和一块黑色的石头,初看很有意思,走进评论的主旨,更觉得其中不凡的意义,爱情是人类的必须,这种必须体现在“对性的渴望,对死的恐惧”,安琪和黑岩一定是两位饱含爱意的诗人,从他们的诗歌表达中,诗人一再以各种对比论述其特征。(子彦墨翡)

安琪儿和一块黑色的石头

————简析梦之约四《心海流淌的爱》

文/刘旭锋

 

爱情诗犹如一把同心锁,总能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锁住更多人的心潮澎湃。洪浊在序言里说过一句话“写诗本身,就是一种感叹的方式。读者恰恰因倾听到这种无往不前,无我不在的感叹,发现了爱情的深度、广度、高度、强度乃至难度,而成为新的信徒,爱情与诗的双重信徒。”我欣赏他用“信徒”来比拟拥有这种心绪的人,弗洛伊德把人的一生概括为两句话:“对性的渴望,对死的恐惧”。由这种渴望延伸出来的行为动机,就是一个人对异性的无限向往和对爱情的永恒追求。对死的恐惧,即对一切悲伤的,不乐观的事物的畏缩或者自暴自弃。于是乎,我认为再没有一词在此比拟这这种灵魂上的爱能比“信徒”更恰当。

读毕此书,感觉杰作数不胜数。在琳琅满目的诗歌柜台上挑选一组代表出来,感觉会辜负和错失很多诗人的热情和笔墨。由此我以个人的触觉、感觉、嗅觉出发,愿意把安琪和黑岩两位诗人的文字拿出来,附注上我的几句浅薄的话。

安琪是一位通灵的天使,她的文字犹如片片“冰毒”,腐蚀着人们心底与生俱来的美感和爱的感觉。所以我说,安琪是诗坛的安琪儿。

你不能一伸腿就跨进我梦里/今夜无眠/我把床翻到一半一个人说/焦虑还未开始/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摆弄枕头/把黑暗换成日光灯/再把日光灯换成手机上的诗句

今夜无眠这是你说的/我提前把腿收进被里/除了你我哪儿也不去/而你如此小心/租了一个梦供我使用/供我把身体放了进去(摘自《心海流淌的爱》P14)

社科院的吴子林先生是如此评价此诗的“不管是爱情也好,亲情也好,身体与想象的同时在场才可算作最为完整的。”我认为,安琪已经把爱的那种感觉写绝了,她的文字没有晦涩的语言和思想上的扭曲,更多是诗性的一种美学传达,人性深处的感动和身心处彼此的互动。诗人选取了“梦”这么一个载体,去表达自己的感觉,让读者情不自禁,舒缓自然地入诗。诗歌的美应该拒绝牵强,自由、自然、自主的情感表露才是最珍贵的。那些古往今来流传不息的爱情名句,几乎全是诗者自身自愿自然的抒发。诗经《邶风·击鼓》一章中,有这么一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两句太过有名,以至于整个诗歌的光华几乎被遮盖掉。此言一出,一下子把其他的爱情言语比了下去,《关雎》中的“君子好逑”显得有些轻浮,汉武帝的金屋藏娇显得有些世俗,《上邪》中的“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显得有些夸张。只有诗中的那位战士和深爱的妻子表现的如此纯净,真诚的没有一丝渣滓,后人多少诗句演绎,未曾超越。安琪的文字虽然不能和《击鼓》相提并论,却具备着《击鼓》一诗中散发的纯净和真诚的气息。

另外,此书中还收录了黑岩的文字。黑岩和我是文字上的故交,现实中的陌生人。我以前写一个文章的时候,也摘用过他的文字。所以对黑岩诗歌的了解比安琪稍多一点。

瞅什么,还不快进来/我的眼睛,早就照见了你/照见你躲在时光背后/独享一方空虚

探什么,还不快进来/我的耳朵,早就听见了你/听见了你藏在门一隅/暗自发出笑意

怕什么,还不快进来/这扇们为你敞着,敞了好些时候/今晚我们不谈星星,不谈月亮/甚至不谈草垛和草垛上弥留的风声/今晚我们只管喝茶,一直喝到半夜/坐等鸡啼------(摘自《心海流淌的爱》P55)

黑岩的诗歌散发着浓浓的亲切感,如同诗歌里的茶香,满溢心间。黑岩以前把自己说成是“一块黑色的石头”,由我看来,这黑色的石头里包裹的是,人间最朴实最无华最真挚的感动。黑岩的诗歌讲究技巧,韵脚的使用,准确细腻。读黑岩的文字,就像在梦里和最爱的人温柔嬉戏。此诗,延续了黑岩一贯的风格,语言质朴,思想厚重,意境深远。不像很多诗人,有了思想忘记了诗的音乐美,有了韵律忘记了诗的自由美,有了简洁的词句忘了意境的延伸和提升。黑岩先生却将以上问题,克其不美,昭其最美,运用自然。

综观安琪和黑岩,他们的诗文不愧为这本诗集里较为代表性的一组,值得品读,也值得学习。诗人能够写出爱意浓浓的文字,首先诗人本身必须具备浓浓的爱。某种程度而言,文如其人,就是讲文字和一个人的善良丑恶是相符的,和他的性格脾气也是相近的。那么,由此推断,安琪和黑岩一定是两位饱含爱意的诗人。

诗言志,诗缘情。诗人缘情,诗歌有爱,则成其美。

 

 

备注:1,梦之约四《心海流淌的爱》由团结出版社出版,是一本爱情诗歌集。

2,诗人安琪,女,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现居北京。中间代概念首倡者,95年获第四届柔刚诗歌奖。参加诗刊社第16届青春诗会,新世纪十佳青年女诗人,出版诗集《奔跑的阑珊》《任性》《像杜拉斯一样生活》《个人记忆》《轮回碑》,参与编撰《大学语文》教材。

3,诗人黑岩,本名刘建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见《诗刊》《诗潮》《绿风》《中国文学》《安徽文学》《当代散文》著有《黑岩石》《峰之星语》《广袤原野,十八棵树》文集。

 

  

相关热词搜索:安琪儿 一块 黑色

上一篇:流淌的生命美学
下一篇:简谈现代诗歌(卷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