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断章(散文诗)
2011-10-17 18:54:43   作者:子彦墨翡   来源:子彦墨翡   评论:0 点击:

文字由女儿的一句问语出发,牵引出作者对文明的思考。文明和战争在某种意义上等同,发展文明的时候,也在破坏一些东西。作者深刻的思想不仅阐述了自己对这些现象的认知,而且亮出了自己独到的观点和态度。(诗装)

 
 

断章(散文诗)

文/子彦墨翡

      坐在这里,端觅城市秋色,翻飞的黄叶,奔跑每一个角落,钢筋水泥堆砌的战壕,如一道道无法穿越的封锁线,任风儿萧瑟丝丝爱念。

     秋声拍打地面的合音,与苍穹连成片片寂寥,看黑色的烟尘灰灭,那一去不复返的明媚,它去了哪里呢?

    妈妈,月亮,女儿稚气的奶声,惊彻浩宇,如荒芜的沙漠泉涌喷薄,高悬的金光万丈,月儿暗淡它的周边,渐渐隐匿黑夜的曙光。

    一股股凛冽的寒意侵袭肢体,城市能留给后代什么呢,奔波生计的旅途,可否听从大自然焕发的生机。

    人类的屠宰、杀戮,让苍翠的青绿一阵阵枯黄,从蓝到黑的萎靡,从江河到地壳的颤栗,从雄伟到面目全非,泪珠挂满枝丫,渐渐冷酷的柔情,亦无法摆脱奢侈和轻浮的烙印。

     拼尽全力抗衡地空的人们,如此渺小。

    棕榈树挺拔的身影,枝叶茂密,仿佛零乱的春光,坦露不堪的雪白。

   时光如琥珀,包裹层层热浪,若此刻老去,一定是天意的捉弄,难以名状的不幸,都是活着的证据。

    躺在呼吸里梦见空旷,寂静、潮湿的大街,与橱窗里的物品撞个满怀,每一道裂痕的后面,都躲藏一双苍白的眼睛。

    庭院,广场倒映澄净的温柔,令人生出几丝暇念,真地平线上那一丝特别的色彩,被山脉掩埋真相。

   我的记忆虚无缥缈,逐渐堕落人类的自欺中,一只蝴蝶的美丽外表,除了破茧,便是万千的疼痛,远处的花香,可以模糊细枝末节。

   一个个晴朗的午后,依然和孩子,嬉闹公园,城市中央的红色花蕾,弥漫眼帘。

  一颗颗鱼饵抛向湖面,千万张鱼嘴欢腾喧哗的阳光中,思绪一阵恍惚,差点随人流扑进湖底,血腥是人类赐予碧落的礼物。

   风以及云掠过头顶,若和赤裸裸的大地,交杯痛饮,它是否会将秘密泄露树丛,一切有生命气息的生物,皆能洞晓明月。

   一只乌黑的雏鸟,悴然滑向地面,它遥遥摆摆,拍打翅膀的痛苦,和着种种变幻莫测的命运,隆隆滑翔耳际,人类的经历正是和它们同行。

相关热词搜索:断章

上一篇:女男(外一首)
下一篇:我的幸福在运城

分享到: 收藏